人猫之间

大刘婚后老是闷闷不乐。原因是女儿和老婆之间的隔膜难以消除。老婆不是没做努力,只是女儿拒不合作。老婆受了几次冷遇也就偃旗息鼓了。大刘自己也采取了不少措施,折腾得大家很累,可还是于事无补。大刘领教了女儿和老婆的顽固,也就死了心。早晨,大刘和老婆上班,女儿上学,中午,都不回家;晚上,大刘做饭,喊老婆女儿吃饭。吃饭少话说。饭后,女儿回屋闭门读书。老婆仰在沙发上看电视。大刘洗锅。大刘收拾整齐后,给老婆湖杯茶,自己点支烟陪老婆看。

起初,大刘志愿做模范丈夫,做饭洗锅一人承担很是高兴。渐渐地,窝了些火气。胸膛里热辣辣紧绷绷的,想喊几嗓子摔点东西接谁一顿都不现实。你不做饭洗锅谁做饭洗锅呢?大刘这么一想,就灌几口自来水杀杀火气了事。

大刘的妹子可怜侄女的处境就从乡下送来一只小猫,很讨女儿的喜爱。女儿脸上久违的笑容令大刘很是快慰。他在猫背上轻轻抚了一把,猫却喵喵叫着直往女儿怀里钻,大刘和女儿都乐了。

猫和女儿有缘呢。

猫还没断奶。大刘就让女儿买奶粉喂。女儿又找了一只鞋盒,盒里放些棉花,算作猫的家。

老婆回来时,大刘说孩子她姑给送来只小猫。老婆皱了皱眉头,进卧室歇着去了。

女儿很爱她的小猫。早晨,早早起来给猫喂完奶再去上学;中午也回家喂奶倒猫拉在盆里的粪便;下午一放学就急着赶回家和猫亲热一气,才做功课。猫对女儿也昵态百出依恋得很。大刘瞅着女儿忙碌活泼的样子,竟无端地想起妻子哺育女儿的情景,禁不住一阵暗自神伤。

女儿的精神变得如此之好,学习成绩不断提高,这些都使大刘十分感激妹子的细心关怀。

老婆因女儿精神面貌的好转,脸面上也多了些活色。大刘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真想给猫磕几个响头!于是就更加关心猫的生活,真希望它茁壮成长万岁万万岁了。

猫最和女儿好。女儿学习睡觉时,猫都或坐或卧陪在女儿桌边枕侧。有时,女儿醒来,猫就坐在她的枕边,两眼瞅着她,像在守护,又像是等她醒来。尤其晚上,女儿于台灯下读书,猫也就坐在台灯下看女儿读书,女儿笑了,拍拍猫的脑袋,说:“你也要考大学么?”

猫喵一声,不置可否,还是看。盯着盯着就困了,伸个懒腰卧下睡了。还打起好听的呼噜来。女儿就笑笑,感觉很温暖很详和,读书更起劲了。

猫长得很快,胖乎乎干净利索越来越讨人喜爱。老婆也不能忽视它的美丽与可爱,禁不住多瞄几眼,但猫似乎认生,对老婆总是龇牙咧嘴,吹胡子瞪眼。老婆生气地说:“我真成外人了,猫也不欢迎!”大刘就笑。

一天下午,女儿不在,老婆不知是抚了一下猫背还是怎么着,反正是被猫用爪抓了一下。大刘在厨房听见老婆的惨叫,跑出来一看,老婆扬着一只手,正要起身追猫,手背上已是鲜红的几条血道九。大刘心里一颤,也顾不上在围裙上擦手,赶紧按下老婆,自己迫进女儿房间,在猫屁股上轻发了一脚,猫喵一声钻进床下去了。大刘又在床腿上踢了几脚,弄出很大的响声,以使老婆满足。

老婆却骂起来。该死的,还不给我找药,痛死我呀!大刘赶紧跑出来翻抽屉找云南白药。老婆躺在沙发上伸着那只手闭着眼哼哼呀呀地直骂。也不知是骂猫,还是骂大刘和女儿。大刘只是找药,也不答理。终于找着了。大刘在老婆的手背上吸了几口,撒些药,扯点儿伤湿止痛膏粘上,方才喘了口气。老婆仍然哼哼呀呀地直唤。大刘就蹲在沙发前,捧着老婆那只手,一个劲儿地吹气骂猫安慰老婆。

女儿回来时,老婆好多了。吃饭时,大刘说了女儿几句,意即把猫惯成这样,咬开家里人了。女儿盯了老婆那只手一眼,似乎不好意思就低头吃饭没什么话说。大刘看看老婆,老婆竟笑了笑,大刘也赶紧笑了笑。悬着的心还是没有放下。

女儿回到自己屋里,猫跳上来亲呢。她抱住猫拍打几下,猫却跳到床上,仰躺扬爪,和她玩起来。女儿又好气又好笑,拿猫没办法。

晚上,大刘小心翼翼侍候老婆躺下,关心几句老婆的手。老婆说,没事儿睡吧。大刘不动。老婆又说,真的没事睡吧。大刘才放心躺下。

猫大了,爪痒。床罩、桌腿、门都成了练爪的地方。桌腿、门还不要紧,尤其女儿的床罩却被抓得破绽百出。大刘卧室的床罩也破了几处。老婆换床罩时说:“抓了人又来抓床,是不想让人过了。大刘惶惶然。嘴上安慰老婆不要和猫一般见识,心里警告自己以后紧记关门。

女儿在大刘的叮嘱下把猫圈在自己屋里。她把猫拉屎的土盆从洗手间端到自己屋里,使猫和外界彻底隔离。时间长了,女儿一不小心,猫还是会跑出来。不知是坏了猫的习惯还是猫有意对抗,它随地大小便起来,地上床上任自己方便。女儿调教了多次收效不大。家里很有味儿。大刘也没少洗床罩擦地板,对猫颇有意见。女儿也会生气,但在大刘和老婆动怒后,却更加可怜疼爱她的宝贝儿。

老婆每天回家都屏着气。进门就钻进卧室开窗换气。大刘在老婆的多次警告下,不知怎么办好。老婆让把猫弄走,女儿肯定不放,大刘左右为难。不过,大刘自己也颇有弃猫之意,就对老婆许诺给猫寻个人家。

大刘和女儿商量要把猫送人。女儿抚着怀里的猫,含泪无语。

大刘当然清楚猫在女儿心中的地位,只好忍气吞声。确实,大刘吸口气,猫是没妈女儿的一个伴儿啊!大刘的眼睛湿润了。

几天下来,老婆追问找着人家没有。大刘说没有。老婆就骂大刘根本没找你就舍得让猫走啦?大刘分辩说问了几个同事,人家都嫌猫大,养不住不要。老婆指着大刘骂你不会扔到野地里去!你看我和你说,猫要不走我就走你看着办吧!大刘讨好说大冬天的猫还不冻死,一条命呢,还是送回孩子她姑那儿吧。

可好这几天猫也憋得慌,晚上在女儿房间里噌噌地挖门叫春,搅得大刘和老婆难以入睡。老婆终于忍耐不住起身喊了一嗓子过不下去啦,就穿衣要走人。大刘拉住老婆,老婆哭闹着不依。大刘赶紧保证天亮就把猫送走。老婆才缓和下来。

女儿也是一夜无眠。她自己后侮养猫又舍不得放猫走。但这次她知道猫是留不住了。她搂着猫坐了一夜,和猫说了一夜的话,也流了一夜的泪。她觉得自己很孤单。她很想念妈妈。妈妈在多好啊!可妈妈不在,只有猫。猫是那样的乖顺,打着呼噜睡得很甜
..……

早晨,女儿给猫喂了最后一次食,最后一次亲了亲猫,就含泪而去。

下午,大刘从乡下回来,身上很疲惫。稍微喘了口气,就该做饭了。饭好后,左等右等不见女儿放学回来。眼看快九点了。大刘着急了。老婆在沙发上变换着频道。大刘说,你先吃吧,我下去看看。

老婆没说话,握着遥控器不动。

大刘下得楼来,寒风一吹,直打哆嗦。他四下瞅瞅,一个人也没有。出得街来,大街上冷冷清清。大刘望着空阔的街道,不知该往哪里去。他呆了会儿,想起到女儿的学校看看。他取了车子,朝学校骑去,一路上左右瞅着零星几个行人。骑了一截儿,大刘看见女儿在前面路灯下站着发愣。他远远地叫了声女儿的名字,女儿没反应,头低着,肩膀一耸一耸的,像在哭泣。大刘向前猛蹬几下,近了,却发现不是女儿。灯影儿里还有一个男的在向女的比画着什么。大刘心急火燎风驰电掣般地从路灯下过去,他心中只有女儿女儿。这时,女儿出现了,正在不远处向他走来。大刘惊喜地靠止去,真是女儿,他颤抖着叫了声女儿的名字,泪水就淌下来。女儿答应了一声,没注意大刘的眼泪。大刘定了定,平心静气地问:“补课了?”“没有。”“去同学家了?”“我去看我妈了!”大刘的心一阵疼痛。

他望着女儿可怜的样子,抹一把脸上冷冰冰的泪水,无话可说。到家后,老婆仍然在看电视,没有吃饭。大刘说:“叫你先吃的,菜都凉了。”老婆问:“孩子加班了?”女儿不说话,大刘赶紧应道:

“没有,去同学家了,也不言语一声。”

猫走了,大刘打扫清洗了几天,猫味仍顽固地存在。不过谢天谢地,猫总算不在了。老婆的脸色不再难看,大刘很欣慰。但女儿痴痴呆呆的样子又使大刘很内疚。大刘找女儿说几句内疚的话。女儿说爸我没事猫该走。说完就趴在桌子上哭起来。大刘抚着女儿的头发,百感交集,默默无语。

在女儿准备到乡下姑那儿看猫时,却传来消息说猫已经死了。原来,猫到姑家后很不适应。胆小如鼠,尽往角落里藏,一有响动,浑身直打哆嗦。还不吃不喝。几天后,精神虽有好转,给它些残菜剩饭还是不吃。姑怕猫跑没就把它圈进一间粮房,希望它速耗子充饥。但猫终因天寒不会捕鼠冻饿而死。姑看到猫时,猫身已硬,而且某处已被老鼠啃去些皮肉。

大刘把这消息告诉女儿时,女儿痛哭流涕。女儿怨大刘把猫送到乡下去。大刘也觉得办了一件错事。女儿又怨姑不给猫吃肉,大刘说你姑平时连肉都不吃,哪来的钱给猫买肉!女儿看大刘火了,不再说啥,只是肩膀一抖一抖地在那儿抽泣。

父女俩被一只猫折磨得神经兮兮。消息传到乡下,姑家人都说,城里人真是有毛病,一只连耗子都抓不住的东西,死就死呗,多余为它浪费感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