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猫语的人和说人语的猫

偶尔写字到深夜。索玛几乎每天都和妻睡,阿扬则常常不知所踪,所以陪伴我的往往只有小灰。倒也不寂寞。

偶尔的偶尔,困意来袭,朦胧中确乎听见有人说“快睡觉吧”,猛然清醒,只有静静熟睡的小灰。于是起身蹑手蹑脚地摸进卧室去。白天和妻说起夜里的事,妻说:“你真该和村上君一样把猫推醒,然后认真地说:‘喂,你刚才说了句人话。’看看小灰是什么反应。”

我恍然。

“当然,也有可能小灰说的是猫语,你能听懂猫语,自己没察觉,以为是猫说了人语。”

只是调侃,却使我饶有兴致地翻出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来。要

说人猫同语,这个小说可是典型。

在这个小说中,有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名叫中田,以找猫为生。他和大英雄田村卡夫卡是相对应出现的,但比少年卡夫卡要有魅力得多。他那种傻乎乎的感觉让人很舒服。

他的开场白很引人入胜:

“你好!”已进入老年的男子招呼道。
猫略略抬起脸,很吃力地低声回应寒暄。是一只很大的老年黑猫。

和中田一起去四国旅行的星野也是个很好的青年。中田和星野愉快的旅行,是这个小说的亮点之一。在故事的最后,星野看到一只胖墩墩的大黑猫蹲在阳台的扶手上往房里窥看,于是打开窗,姑且拿猫打发时间—

“喂,猫君,今天天气真是好啊!”
“是啊,星野小子。”猫回应道。
“乱套了!”星野摇了摇头。

村上没有交代,和星野说话的这只黑猫是否就是和田中寒暄的那只黑猫。

故事开头和结尾都出现了黑猫,首尾呼应,反而营造了一种神秘之感。

猫和中田、星野一样,都是《海边的卡夫卡》中不可缺少的角色。

中田用猫语和猫交流,而在故事的最后一幕,猫用人语和人交流一—无论是猫见到会说猫语的人,还是人见到会说人语的猫,两者都没有感到吃惊。

人和猫都自然地“接受”使用同一种语言的奇特现象。如果借用村上的说法,就是“咽”下了这种现象。

村上小说中的主人公们一一当然也包括村上君自己,正在一点一点猫化。

我是不是也有猫化的倾向?

宝贝佩特(baobei.Pet)爱宠网猫猫狗狗养宠知识分享,有爱有温度!如果文章对您有所帮助,记得收藏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