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相忘 喵星人

最近北京总是下雨,还老是赶到晚饭的时候。出门给猫买火腿,刚到便利店,雨就扑扑簌簌落下来了。鸡肉味的卖完了,只有夜里十二点才到货,这已经是第三趟跑来问了,只好回去。但雨下得太大,打伞还不行,更何况是赤手科头。于是转进旁边的包子铺,要一瓶汽水,坐在玻璃窗前等待雨停。

说是等待,也不算等待。因为雨啥时候停都无所谓,反正回去也是闲着,在这里也是闲着,在哪儿坐都是坐,那就不着急了。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能下多久呢,等着吧。

江湖相忘 喵星人插图
江湖相忘

那只猫和我是偶然遇到的。说不上邂逅,没有那么浪漫。就是一个人在夏天的夜晚出来溜达,乘凉,偶然看见一只猫卧在花丛边的石栏上。因为想逗逗她,就驻足了。

隔了一段时日的夜里,就是坐在包子铺喝汽水发朋友圈的时候,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猫见人都会跑,才知道流浪猫是很聪明的,聪明到能看出哪些人会喂她东西吃。大概是因为这个缘故,那只猫不停地朝我喵。我本来想逗逗她就走,但她喵了好多声,让我觉得就这么走也太不情义了。

我身上没有任何吃的东西。据说有的流浪猫会把人领到便利店给她买吃的。我还没有幸运到遇见那么聪明伶俐的猫。我只遇见过不少装作钱包掉了回不了家的人,让我给点钱买点吃的。她们通常也是女性,还是妙龄的少女,从装束上看比我富贵体面得多。我从前知道那是骗子,就一口回绝了。后来又遇见,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唠唠。长成这样,又这种穿戴,要不是骗子,还会有谁愿意跟我搭山呢。

于是我就说,不是不可以请你们吃饭,得让我确认你们的身份。可她们也不会掏出证件,只说身份证连同机票一起在行李箱中丢掉了。我说那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只要让我知道你们是谁就行,她们就说,不想给就算了,讪山地走了,我才觉得耽误了人家的生意。

猫要比人聪明得多,知道怎样被人爱怜。她并不会用谎言来乞求你,骗你,只是遥远地卧着,朝你喵两声。她不会亲自走来你的身边,只会等你走向她,并且从你的眼神中看出的确有爱怜她的意思,才愿意同你结成一份默契。那么,单单因为这份默契,你就走不掉了。如果你掉头走开,凡是一个善良的人,都会内疚的。你对不住那些真诚的喵声。于是我只好半夜跑到便利店,去给她买火腿。在货架上看到有十来块一包的,有七块五的。我心想,买便宜的呗,流浪猫能吃多好的伙食呢,有吃的就不错了。拿了火腿就往回走,远远看见猫的脸,走近了,却是一苞凋谢的花朵残存在枝头,而猫,已经走了。

我沿着栏杆数遍了一排石柱,始终没有再见到猫的踪迹。憾然在路灯下徘徊,才觉得自己方才太小气。为什么不给猫买好吃一点的呢。喵星人是最狡猾的。也许她从你眼神中看到你要给她买最便宜的来应付,就赌气走了。

小路上空无一人,唯有奶黄色的灯光流泻在夏夜的长街。无风,月亮和云彩都不动。时间也如同寂夜一样静止,所以我无法分辨清楚刚才猫卧的石栏究竟是哪一支。不过,手机里拍下了照片。每一只石栏上都有不同的树的影子。看上去那些石栏都是一模一样,可你要对它的纹理有深刻的了解,能读懂它身旁的树和草的语言,就会知道,没有一座石柱是和其他石柱一样的。所有的不懂,只是因为缺乏了解。

凭借树影,我找回猫卧过的石栏。把火腿剥了一只,放进上面的孔儿里。我期待第二天它会不见,那就得到了猫的谅解。而第二天一早再去,果然发现猫谅解了我。
人和喵星人的谅解是不需要语言的,甚至是不需要相见的。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位来自喵星的客人。但火腿每次都不失其时地消失,让我了然她的造访。我并没有打算躲在大树后窥探,看嘴星人究竟何时降临。我甚至忧虑过一只火腿会不会让不同的喵星人大打出手,然后想到二桃杀三士的阴险故事。甚至还忧虑,她会不会因为这么轻易就得到一顿饱餐,转而忘记了捕猎的技能,那样,在我搬离这座小区之后,她的猫生又将何以为继呢。

总之,越是考虑得多,就越觉得这样的投食也许不是彻底的善意。

只是我的智识又不足以想出更好的办法。毕竟,一个人尚且不能照顾另一个所爱的人一生,更何况是猫。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猫有各猫的际遇。谁让她在见到我时喵了那么动情的几声呢。但没有任何一只猫可以靠垂怜来得到一生的衣食,只有聪明的猫,才知道如何在荒芜的世界里坚强活下去。人又何尝不如是。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果然是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我在回去的路上又绕到街灯下的石栏边,爬上栏杆探头看,没有一丝踪迹。唯有下过的雨润湿了脚下的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