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狗的理由

毫不隐瞒地说,我是喜欢狗的。每每看到别人左牵右引呵前护后的白狗、黑狗、花狗,总止不住要多看几眼。倘主人是熟识的,而那狗一时又心情愉快,还不免对其摩挲一番。我知道,这是很为仇狗者所不齿的,前时杂文作家金陵客便著文要清除“狗污染”,那意思差不多是要将狗赶尽灭绝才痛快。

先前住着平房时,养过一只黑白毛色的草狗,细长身材,我名之曰:狗儿。每当我下班回家时,狗儿总是迎上来,扑前扑后,尾巴摇得呼呼有声,嘴里还呜呜叫着,似乎见到了久未相见的亲人。其实我也是常呵之如奴才,气愤时还操起木棍打得它夹起尾巴逃走,但不久却依然归来,对我亲昵如旧。

喜欢狗的理由插图
喜欢狗的理由

近日读到一篇相熟的作家写的一篇言狗的文章,当然。她的狗是“京叭”之类的名狗。“高兴的时候,狗会在自己脚下腿边,甚至跳上沙发扑向怀里,摇头摆尾地撒娇;可当看到自己心情不好时,便又一声不吭地卧在自己身边,用那哀怨的目光瞅着自己的脸,一副为我所忧而忧的样子。不论自己多晚回家,只要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它总是第一个跑出来迎接。”在她笔下,狗真是天生解人的尤物。

中国骂狗的文章不少,但以狗为主人公的小说却不多。而苏联便不同,有许多作家在写狗。我看过的便有《狗的自尊》、《狗》等七八部中篇小说。近日又读到格·费拉基莫夫1989年发表的中篇小说《忠心耿耿的鲁斯兰》。鲁斯兰是一只经过严格训练的、专事看管集中营犯人的警犬。集中营解放后它失业了,流落到街头,可它“饿死不食周栗”,宁肯去森林中捉老鼠,也不寻新的主人,只等待着集中营重新开张,再去做执法者,而且每天都去原来接收犯人的火车站,看一看有无新来的犯人。结果终于被它等来一群人,只是那些人并非是去改造的犯人,而是去原集中营旧址建工厂的劳动者。可鲁斯兰不明白这些,它依旧像过去押送犯人时那样,只许他们规规矩矩地排队进行,不可随便出列。有人出列了,它便扑上去咬,结果人们将它视为疯狗打死了。

有一句骂人的话:瞎了你的狗眼。我以为这是对狗的污蔑,因为狗的眼睛是极好的,比如它能分辩出贫贱与富贵。做老板的朋友有一只狗,凡与朋友一样是开着铺子设着工厂的,即使未曾见过,它都不咬,可倘是讨工钱要旧债的到朋友家,它一律对其狂吠。

住在乡下时,邻村有位以卖狗肉为业者,只要他进了我们村,村里所有的狗便像得了一道命令一样,一齐朝他狂叫。其实,这正是狗的另一条,也是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它们在集体行动时,从不用自己的脑子去想自己该怎么做,而是专看别的狗怎样便怎样,即所谓“一犬吠影,百犬吠声”。正是如此,要指挥一群狗去咬一个人便很容易,只要唆使一只狗叫起来便“狗到成功”了。

狗有着这许多的优点,怎能令人不喜欢呢?我疑心一些嘴上喊着仇狗的人,心里却未必不喜欢“狗性”。只是他们不喜欢长着“狗性”的狗罢了。因为狗虽有讨人喜欢的性格,可养起来又实在麻烦,比如要为其洗澡,为其觅食等。倘有既会自己洗澡清窝,又不用主人为其觅食的狗,他一定会喜欢起来的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