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我遗忘的那条狗

房东家的大黄狗老了,老态龙钟,浑身掉毛,走起路来步履瞒跚,汪汪叫着,还要咬我。房东说他十岁了,上次三年未见,去年见到时它还认识我,可今年却把我忘了。唉,走出他们家门后,我长叹一声。

时光荏苒,悄无声息,六年弹指一挥间,有大黄狗相伴两年的日子也不知不觉度过了。房梁上的燕子又飞回来了,听房东说还是前年的刚孵出来的那几只,现在已经是大燕子了。

狗老了,眼神暗淡浑浊,走路慢慢腾腾。房东说亲戚劝他把它处理掉,卖给饭店能卖三百块,他没忍心。他还说以前在院子里喂了几只肉鸡,本来是为了吃肉,但亲眼看着小鸡一点点长大,又不舍得也不忍心杀了吃肉了。

看到狗要咬我时很凶的样子,房东喊它一声它又摆摆尾巴马上停止了叫声,我心里有点难受,感觉有点落差,似乎是因为得不到它的承认而有些失落。我日夜思念曾经待过的这个地方,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那条狗,可它竟忘了我……它无非是一条狗而已,也不是人,但得不到它的认可就是很不舒服。

听说这座与我苦乐相伴,荣衰与共的县城这两年少了将近一半人,都出去打工或上学去了,空空的很是荒凉。我不知道如果这座小城没有我认识的人了,那我还会有多少牵挂,还会有多少留恋,又有多少心灵的寄托呢?

这是一座陪我上了三年高中的离家百里外的叫做穆棱的县城,从初来的新奇与陌生到后来的习惯与熟识,到再后来的回味和留恋。在这哭过,在这笑过,打过也闹过。形单影只地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求学,也来了同样来自外地到这里放飞梦想的同学。我们在板凳上一坐就是三年,每天从太阳爬上山头一直到天上挂满星星,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同一个屋子里,听课、上自习、聊天、吃东西……而后,我们都走了,去了各自应该去的地方。前一两年假期还会回去和家在这座县城的同学聚一下,欢天喜地地扯些乱七八糟的事,还会看看老师,看看房东,看看房东家的大黄狗。而现在,能看的人越来越少了,可能快毕业都满世界地找工作了,他们假期都很少回来了,忙着各自的事业。也会看见几个同学,有些依旧很亲切,有些见了面则很沉默了。或许是被世俗污染了、现实了、麻木了、满是深沉理性的目光。也或许是时间将一些东西冲淡了,东一头西一头地说几句尴尬的不着边的话便匆匆了事。

突然想到人犹如此,兽何以堪。不过我相信也宁愿相信大黄狗是因为岁数大了才会对我这样,即使不是这样我也会拿这个理由骗自己,不想破坏了心中的那份美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