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流浪猫

初冬的一天晚上,途经虹口区瑞虹路,遇到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太太,推着一辆车子——类似那种大号的婴儿车,在路边喂流浪猫。

我骑了辆小黄车,是在路口看到她的。她停在十字路口的一侧,一个建筑工地的门旁,身边围着六七只流浪猫,她正在给它们投食。我推着车,好奇地走过去,那些猫并不怕人,看来是感觉有人庇护着它们,都在埋着头津津有味地吃食。她的“婴儿车”上挂着好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猫粮和几个快餐盒子,看那份量,远不止喂这几只猫。

我说:“老人家,这些流浪猫,你经常喂它们吧?”

老人朝我瞅了瞅,说:“可不是嘛,我天天来喂。这些猫可怜呀,不喂咋办?不喂它们就饿死了!”

“看来你不光喂这么几只,还要到别处去喂?”

“就在这条路上,还有这个路口朝东的拆迁房那边,一共有五六十只,都要喂呀。我这是往回走,还有一半没喂了。”
我感叹道:“这么多呀!了不起呀,老人家!”

我告诉老人,我也喜欢猫猫狗狗这些小动物,家里养了几条狗,也救助过流浪狗和流浪猫。我说,我跟你往前走一段好吗?我想看看那些小家伙。

“好啊,难得你也喜欢它们。”这时,几只流浪猫把地上两个快餐盒里的食物差不多吃光了,老人弯下腰,把快餐盒挪到路边的绿化带旁边,然后推起车往前走。

我这才注意到,老人的一条腿像是伤了,推车走路时,那腿一瘸一拐的,明显不得劲。

我一问,知道老人的腿是膝关节毛病,已经好几年了,有时疼得很厉害。不过,即使这样,她每晚都要来喂猫,给它们喝干净的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

大约走了百十米,到了路边绿化带的一处豁口,老人停了下来。还没等她取下塑料袋投食,就见五六只大小不等的流浪猫从树丛中、角落里跑出来,像是早就等在这里,见到亲人来了,“咪咪”地叫个不停。

老人的“锦囊”里有猫粮、白切鸡,还有鸡肝等等。她熟知每一只猫爱吃什么,幼猫吃什么,病猫吃什么,她都有安排。她说,这些猫就像患了自闭症的孩子,不会说话,但心里什么都懂。

差不多几百米走下来,到了老人居住的小区。这一段路一共有四五个投食地点,见到的流浪猫有二三十只。

我和老人边走边聊。老人说看我面善,又喜爱小动物,与我的对话便毫不设防。老人姓李,与我本家,今年七十一岁,退休前是虹口区公安局的警察。她的丈夫也是警察,四十二岁就因公殉职了。他们有个儿子,丈夫去世后,她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一直寡居至今。她家住在小区的高层楼房里,家里已经养了三只流浪猫,没法再朝家里领了,但家里家外的猫她一样的怜爱,一天不出来喂猫,她就心有挂碍,觉都睡不安稳。她说照顾这些流浪猫,每月要花一两千元,但她心甘情愿,而且她儿子也支持她。她担心的是自己有一天不能动了,没有人照顾这些猫孩子了。她儿子一家在苏州,儿子在那边有个公司,生意做得不小,不能回上海来接她班(喂猫)。说起儿子一家,尤其还有一个很有出息的孙子,她显得很是自豪和欣慰。

不过,后来又说起这些可怜的流浪小动物,她边说边流下了泪水。她说,她家这一带的棚户区都拆迁了,很多猫狗被弃养,成了“流浪儿”,生存的空间也越来越小。有些住高楼大厦的邻居不理解她,说她不该花这些钱救猫,应该拿这钱去救助穷人。她说,人有手有脚,应该靠自己的劳动自立,另外困难群众还有政府的扶贫救助嘛。可这些流浪猫流浪狗,谁来管它们呀?这个世界不光是人类的,也是各种各样的动物的。这些小猫小狗需之甚少,只要一口食一口水就能活命啊!有些人不喜欢小动物也就罢了,还变态地虐猫虐狗,甚至投毒害它们,这是她最担忧最难过的。

分别时,我对老人说,我照了你喂猫的照片,还有我们聊的这些,我想发到朋友圈里,让更多的人看到。

老人说,只要能让更多的人爱护流浪的小动物,随你发到哪里都行。

好人坦荡荡!望着老人蹒跚而去的背影,我深深地感叹,也衷心地祝愿她健康长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