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是只猫

女儿在出国留学前怕我们寂寞,给我们买来了一只小猫。我问女儿给小猫取什么名字,女儿说:“就叫卡卡吧!”

卡卡长得很漂亮:雪白的身体,圆圆的脑袋,大大的眼睛,棕色的额头,棕色的尾巴,两种颜色搭配得既匀称又生动。卡卡刚到家没几天就惹得妻生气,原因是卡卡不是打翻笔筒就是摔碎茶杯,而且更有甚者竟然抓破了客厅里的沙发皮,那可是妻最心爱的一件家具啊!妻天天嚷着让我把卡卡送给别人去养。卡卡似乎善解人意,只要妻一提起这件事,它就躲在我的身旁,静静地卧着,两只大眼睛望着妻,仿佛在说:不要把我送给别人,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但是妻还是坚持着要把它送走。无奈,我只好把卡卡抱到我的办公室里。

刚到办公室,卡卡很认生,躲在办公桌底下,身体缩成一团,任我怎么喊,它都不出来。快到中午下班时,它才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大大的眼睛望着我,细声细气地叫着,似乎在问我为什么把它带到这里来。不久,卡卡就熟悉了办公室的环境,我办公时,它就跳到办公桌上,一动也不动地卧在我的前面;我坐累了,在办公室里走动走动,它就跟在我的身后跑来跑去,但只要听到外面走道里有脚步声,就箭一般地蹿到办公桌底下躲起来。每天下班时,我就把它锁在办公室里,在我临出门时,它总是瞪着大大的眼睛,依依不舍地望着我。

说来也怪,卡卡在家时,妻天天喊着让我把它送走,但我把卡卡抱走后,妻又惦念起卡卡来。一天,妻到我的办公室来看卡卡,卡卡一看见妻,仿佛见了久别重逢的亲人,“喵喵”地叫着,跑到妻的跟前,躺在地上翻过来滚过去地撒欢。妻被感动了,说:“把卡卡抱回家吧!”

卡卡又回家了!

每天我从外面回家时,推门便看见卡卡蹲在门前。妻说:

“卡卡只要一听到你的脚步声,就跑到门前等你。”我便俯下身去对卡卡说:“谢谢卡卡!”卡卡通人性,听我说谢谢它,就走过来在我的腿上蹭了一遍又一遍,蹭我一裤腿的毛。晚上我们看电视,它就卧在我们的脚前,不叫也不闹,大大的眼睛盯着电视机,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

猫怕洗澡。我们第一次给卡卡洗澡,它叫喊着、挣扎着,用爪子抓我们的手,抓我们的脸,但把尖尖的指甲藏起来,怕伤着我们。卡卡是只懂事的猫。到以后给它洗澡,它既不叫喊也不挣扎,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们,那眼神充满了哀求。每次给它洗过澡后,都要给它剪指甲。当妻拿着指甲剪对卡卡说“不疼,不疼,剪指甲”时它就会顺从地仰躺在椅子上,伸开四肢。等妻给它剪完了,说声“卡卡真听话”,它就翻身从椅子上跳下来,“喵喵”地叫着,扭着屁股,一路小跑着到阳台上去吃猫粮。

女儿每次给我们来电话,妻都要喊:“来,卡卡!给你主人说两句。”卡卡听见喊它,就噔噔噔地跑过来,一个鱼跃,跳到妻的膝盖上,然后对着话筒“喵喵”地叫起来,而且叫得很有感情,逗得女儿在电话里哈哈直笑。女儿笑得越欢,卡卡叫得越动情,而且要用前爪抱住话筒。我们也跟着女儿笑,在我们的笑声里,卡卡仰起头、摇着尾巴,“喵喵”地叫个不停,水汪汪的大眼睛脉脉含情。

时光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卡卡到我们家已经四年了。在这四年里,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唯有卡卡一如既往,给我们带来欢快,给我们带来笑声,让我们感觉不到生活的空虚和寂寥。你看,卡卡在和我玩捉迷藏。它一会儿钻到床底下,一会儿躲到窗帘后,一会儿又跑出来“喵喵”地喊我,瞪着两只调皮的大眼睛;你听,卡卡在和妻唱歌,妻唱一句,它就跟着叫一声,妻连着唱,它就连着“喵喵”地叫,两只大眼睛东望望西瞅瞅,顾盼有情;你看,卡卡在陪我看书,我看多久,它就在我身旁卧多久;你听,卡卡在和妻聊天,妻说一句,它就叫一声,态度很诚恳,神情很专注。卡卡是只猫,但它通人意:它看我们高兴,它也高兴,满屋子跑过来跑过去,拴在脖颈上的小铜铃叮叮当当地响着,粗粗的尾巴高高地翘着;它看我们不高兴,它也不高兴,卧在椅子上若有所思,两只大大的眼睛里装满了惆怅。卡卡是只猫,然而通人意,它让我们淡忘了世态炎凉,它让我们淡忘了人情冷暖。卡卡是只猫。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