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狗的命运

我不愿意想起芭莉,因为一想到它,我的心里就很难受。可是妻子几次都催我:写写芭莉吧!我明白妻子的心情,终于提起了笔。

“芭莉”是一条狗,而且是一只土狗。

四年前的清明,我们回乡里扫墓,在亲戚家,我们见到了芭莉,那时的芭莉还是一只毛茸茸、肥嘟嘟的小狗,见它很可爱,我忍不住抚摸了它一下,亲戚见了便说:“你喜欢狗就带它回去吧,在我们乡里,狗是活不长的,它一长大,一到冬天,就会被人偷去,或杀了吃肉,或卖到餐馆。”

我听了,为乡里土狗的命运而唏嘘不已: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帮手,狗对人类无比忠诚,为什么有些人还这么残忍,居然要吃人类的“朋友”呢?!

我决定把这只小狗带回城里养,我要改变这只土狗的命运,一直把它养下去。

小狗带回来后,为了表示尊重和喜爱土狗的生命,我还特地在网站上为这只小狗征求名字,结果网友们居然为小狗取了一个洋名“芭莉”。没想到小芭莉在我们家生活了还不到一个月,就经历了一次生死风险。一天,我到市场去买菜,它也非要跟我去,我只有依着它,任它欢欢地跟着我,因为它小,连小朋友们都不怕它,所以一路上倒也安然无事。可等我买好菜,往回走的时候,路边一个小店里突然钻出一条大洋狗,恶煞煞地直扑我们的小芭莉。我一时情急,四处找棍子来捧大洋狗,等吓退了大洋狗,再转头一看,小芭莉不知吓得钻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到处找到处喊均没下落。我快快地回到家里,儿子和妻子听说后也四处去找,然也无果。我沮丧地想:想不到芭莉到我们家还不到一个月就这么消失了,看来我并不能改变它的命运啊!谁知过了几小时后,蓦地依稀听见楼下有狗轻弱的叫声,我忙趴到窗台上一看:芭莉正一边亟亟地扒门,一边嘶嘶地叫哩!我喜出望外,大叫一声:芭莉回来了!随即向楼下冲去。

芭莉回来了,叫我们全家既兴奋又不可思议,大洋狗扑向芭莉的地方,离我们家起码有一里路,芭莉又是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街巷又纵横交错,曲里拐弯,它又是仅两个多月大的小狗,它是怎么知道回家的路的呢?通过这件事,我们知道:我们芭莉的智商不比洋狗们低!

芭莉的生活习惯依然保持着王狗的优良传统,不挑食,我们吃剩下的米饭、馒头、红薯倒给它,它都欢欢地吃,而且还要把洒在碗周围的米粒吃掉,又把碗舔得干干净净,省得我们连碗都不用替它洗。

芭莉极其温驯听话,即使在野外,它正玩得兴致极高,但只要唤它一声,它就会赶紧飞奔而来;你想抚摸它,手一伸它立即就躺倒在地,任你怎样摸、揉、揪,它都不烦,而且四脚朝天地滚来滚去,眼睛里流露出一股柔情和欢喜。

芭莉的胆子又太小了,每逢打雷或是听到鞭炮声,它就吓得躲在角落里,再唤,它都不敢出来。我们家里还有一条小洋狗,名叫“嘟嘟”,论身躯,芭莉比嘟嘟要大好几倍,可芭莉总是让着它,有时遇到有肉食时,嘟嘟一边吃着自己碗里的那一份,一边瞪着眼睛不让芭莉去吃它的那一份,芭莉就只有老老实实地待在旁边,尽管馋得不停地舔舌头,尽管我们一边呵责着嘟嘟,一边催芭莉去吃饭,它就是不敢去吃,总是要等到嘟嘟将自己碗中的肉食挑吃完了,又去芭莉碗里挑吃一遍后,芭莉这才去吃。

芭莉的胆小老实还表现在,在外边它见了人和其他狗,都要低着头夹着尾巴避开走,唯恐惹事,这常让我想起鲁迅笔下的“成人闺士”。想不到的是一贯老实不惹事的芭莉居然有一天也凶猛了一回。那是我们家的嘟嘟迷恋上了一条小母狗,每天守候在他家的后院,彻夜不归。每天晚上,我们都带着芭莉去找嘟嘟,有一天夜里,那只小母狗和嘟嘟一起出现了,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芭莉忽地一下就冲了上去,将小母狗按压在身下撕咬着,我们赶紧拼命将芭莉拉开,才得以让小母狗逃生。这以后,每当我们牵着芭莉在小区溜达时,只要芭莉见到那条小母狗,就勃发大怒,拼命想挣脱绳索向那条小母狗扑去。我们分析:芭莉并不是因为吃醋而发怒的,因为它跟嘟嘟根本都不相配,即使它发情了,也不让嘟嘟扒它。芭莉的发怒纯粹是为了主人,因为它感觉到了我们找嘟嘟时的那种焦急的心情。

当芭莉长成一条大狗后,左邻右舍的人们都看清了芭莉是一条土狗,就常有人问:“你们怎么养一条土狗呢?”我也会正儿八经地回答:“土狗一样通人性,一样聪明可爱,养长了一样也有感情!”

有时,也有民工模样的人嬉笑地冲着我和芭莉说:“好肥的一条狗哇!

杀了能炖一大锅哩!”我就忍不住教训他们说:“我们是不会吃狗的!吃狗是不人道的,是会受到老天谴责的!”

是啊,芭莉在我们全家人的心中根本就没有“王狗”的概念,它跟全世界所有的狗一样,都是可爱的生灵!我们把芭莉当作了家庭的一员。前年,当市公安局要求为狗上户口办身份证时,我们毫不犹豫地就带芭莉去办户口。代办户口的宠物店老板见了很诧异,说:“你这条狗就值一百元,你们居然肯花四百六十元为它办证!看来你们真是有善心啊!据我所知,为土狗办证的只有你们一家。”

一转眼,芭莉在我们家已经生活三年多了,小区的邻居们也都熟知了芭莉,再也没有人问我们为什么要养土狗,而是说:“这土狗的命真好!在你们家真幸福!要是在乡里,早就没命啰!”

我听了,很是欣慰,决心将芭莉养到老,永久保持它的好运。然而世事难料,有些事的发生是我们始料不及和难以把持的。

去年的五月,儿子结婚了,接着媳妇就怀上了孕。一大群闻知之信的亲朋好友轮番找上门来,都好心地劝我们将狗处理掉,说狗身上有虫和细菌,以免影响胎儿的健康成长,而且有的还举例说,某某家就是因为养狗,结果生下来的婴儿是脑瘫,是白痴。

在这么严重的问题面前,尽管我们难以割舍与狗的感情,但权衡之下,也不得不考虑暂时将狗送走,待孙子出生后再将狗接回来。

我们为芭莉选择了一个可靠的人家,那就是媳妇的娘家,她家就在近郊,也方便我们经常去看它,再加上亲家的屋后有一个封闭的院子,芭莉住在里面也很安全。

把芭莉送走的那天,我的心里极其难受,我躲在书房里不敢下楼亲自去送它,我怕看它那泪汪汪的眼睛。

芭莉走了,我的心里总有些放心不下,每天都要催儿子打电话过去问问芭莉的情况,头两天,听说芭莉因为离开了我们而拒食,我也难受得吃不下饭,后来听说它渐渐服从了眼前的生活,我的心里才释怀了一些。刚刚送去的头半个月,芭莉每天都趴在门前遥望着来时的路,哪里也不去,时刻都盼望着我们能突然出现。

每次儿子开车去看芭莉,还有老远的时候,就看见芭莉飞快地奔跑过来迎接我们,下了车就拼命地和我们亲热。每次要离开的时候,芭莉就守在车子旁不走,期待儿子把它接回来,儿子每次走时都要施计,把它哄骗到小院里关起来才能脱身。

在我们的牵挂中,芭莉送走已三个月了,亲家来电话说,芭莉现在已经喜欢上他们家,他们跟芭莉也有了感情,常常花钱买些牛肝、鸡架给它吃,我们一家听了都很欣慰。

可就在我们为芭莉的生活和安全完全放下心来时,突然的一天,亲家焦急地打来电话,说芭莉失踪了,他们找了半天也未找到,而且他们听说,自芭莉到乡里后,就有狗贩子盯上了,一直在寻找下手的机会。亲家在电话中还强调地说:“看来芭莉肯定被狗贩子害了或偷走了,找回来的希望不大了。”

但我们全家都不相信这个事实,都还在每天期盼着亲家那边打来电话,说芭莉回来了,可是一天两天,三天、五天都过去了,再也没有了芭莉的音信。

现在几个月都过去了,我们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芭莉再也回不来了!它早已被那些好吃的人们残忍地吞吃了!

想起芭莉,我的心里就不由得要大声呐喊:好吃的人啊,发发善心吧,不要吃人类的朋友——狗吧!社会啊,快制定一个不准吃狗的法律吧!不能让这种残忍之事再发生了!

土狗的命运插图
土狗的命运插图
6个月前
0178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