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的土狗

异地的土狗,要么就是很小的未成年狗,要么就是很大的成年狗,我没有见过不大不小的狗。异地成年狗的体形远远大于我们那儿的土狗,接近狼狗的感觉。异地的土狗品种很单一,使人联想到“简单”二字。因此,虽然看过许多异地的土狗,但印象中只有黄和黑两种颜色,高高的骨架,长长的腿。黑狗都有乌黑油亮的毛,看着生活挺滋润。黄狗的毛相对而言光泽度一般,但那高大的个头总让人觉得它们不会在吃上被难住。虽然不会在吃上被难住,但它们全身也没有一点多余的肥肉。

它们都有长长的马脸,眼神中透出老实巴交的模样来。当我们从这些晃来晃去的狗身边经过时,它们既不害怕躲避,也不撕破脸面狂吠,只是觉得自己挡了路,稍稍避让,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头对着路面闻着永远也闻不够的气味。异地的狗都是这种淡定的脾气,比起我们那儿的土狗,异地的土狗仿佛没有领地意识,它们的地盘,随你来与不来。因此,虽然狗多,但我们一点儿也没受到惊吓。

不知道是我们人多势众镇住了狗,还是我们的气场不像坏人,或是我们当中有几位养狗的人,让狗感到友好了。应该都不是,一定是异地的狗能察言观色,知道什么时候该穷凶极恶地狂吠,什么时候该放心闲逛,默不作声。我不信到了深更半夜,有陌生人悄悄地撬门,它们还能这么从容淡定。

那儿还有一群群的鸡和一群群的鸭,以及不知是谁家的大狗生的一窝小狗,四五只或六七只,看上去比鸡还小,却不怕鸡鸭。在一个小小弄堂里,几只小狗正淘气地追赶鸡鸭,一群群鸡和鸭随着小狗们的奔扑都“咯咯咯、嘎嘎嘎”地由本来的围成一团变成连跑带飞地四散狂逃。然而又不能真的飞走,一时都落到地上。小狗们兴奋地继续追扑,于是又一阵鸡飞狗跳的热闹。也不见个主人来管管,由它们自己疯闹。

狗的本性都胆小如鼠。它们大多因害怕对方,从而大叫特叫,这是为自己壮胆。有一只餐馆的狗,被绳子拴着。我和它打招呼,它却听不懂我这异乡人的语言,叫起来,一边叫,一边倒退着,四处寻找能藏身的地方。因被拴着,不能逃走,它只得一波一波地叫着,缩头乌龟般地东躲西藏,总算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一块洗衣板下。它的叫声也怯怯的,犹犹豫豫的,有一声,没一声,叫是次要的,藏起来才最重要。

还有一只渡船附近的狗,最高深莫测。它没有被拴住,逗它的时候就不能太过分。一般的狗,见有人对它打招呼,或是害怕逃走,或是摇着尾巴迎上来表示友好,或是凶恶地冲人狂吠,这只狗却不做回应。任我怎么招呼它,或是一步一步靠近它,它连头也不抬一下,只是趴着,晒着太阳看着我。我仿佛成了它的一颗棋子,它倒要看看我怎么走。我也吃不准它的意思,不好再逗下去。头一次遇到这种奇怪的狗,真是印象深刻。这反应,和我们人面对狗的主动进攻时一样。有一次去鸣鹤,面对着想进攻我的狗,我既不逃也不迎上去打骂,只是定定地站住,决不动摇,死死地盯着它,看它到底想怎样。那狗被我这一招镇住了,叫到叫不动,便溜了。那时,我还没养狗,对狗是万分惧怕的。

虽然我们与异地的人没有什么交往,甚至也没有讲上几句话,但从异地的狗对我们和善友好的态度来看,它们背后的主人也是和善亲切的。

这异地,是武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