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狗的两次死亡

1948年,我的个人生活并不很如意。这和我所从事的文艺创作之路受到的非议息息相关。非议并没有让我的创作欲望受挫。近年来的所见所闻丝毫没有懈怠我的精神,反而让我更深刻地了解了生活的本质。
个人的经历和认知是创作的主要途径,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现在要写的不是文艺理论,而是亲身经历的一场悲剧。可是如果不先交代一下我当时的生活状况,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秋天的清爽接近尾声,寒冬袭来时,住所让我犯了愁。幸好我近亲的一个弟弟在少年报社工作,他有房屋指标,等房子盖好了我们可以住在那儿。在哪儿盖呢?那时候我是国家大剧院图书馆的主任,和演职人员住在一起。房子选在国家中央出版社后面的大院里,那里挤着十几户人家,东北角有三座家门朝西的土房。我们只能在一个最差的位置盖房子。房子挨着院子的大门,离东南边的公共厕所不远,院子里的人喜欢把脏水往那里倒,在冬天,没过多久便会结一层厚厚的冰。

我不嫌弃这里,能有个住处就很不错了。院门那边一天到晚都有人进进出出,不用担心外面的柴火和煤块被人偷了去。再说房子周围的环境这么差,好多人都懒得过来。当时我也不想呼朋唤友、聊天度日,我有不少的活儿要干。屋里屋外的活儿都由我一个人负责,另外,我还得做两个人的一日三餐。取暖的火墙是按照我的想法做的,散热特别好,省了不少柴火。白天我在白炽灯下阅读和写作,很少拉开窗帘。我不觉得当时有什么不好,反而觉得自己彼时更深刻地懂得了怎样生活,明白了生活的道理。

好了,言归正传。一天,阳光明媚,我出门买食材回来,看到大院西边的角落里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手里拿着细棍好像正在等着什么。我觉得奇怪,便走到大门那里,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身上穿着并不合身的褐色大衣,手里拿着长棍也在那儿等着。院里有人喊:“轰出去!对对!”我抬起头,看到一条黄色的母狗穿梭在住户中间,像是在展示它的勃勃朝气。它追着一条很久没有吃饱的蒙古犬。显然,这些人是想结束这条黑狗的命。黑狗跑出大院,手持棍棒的人们立刻追上去,把它打倒在地,棍棒相加,貌似已经要了它的命。

看到这些,除了可怜之外,我还想到了神话故事、历史中的类似片段以及人们平时所做的残忍之举。那条狗可怜地躺在我家东南边的脏水冰面上,黑色的毛遮住了它的眼睛,冰面上有一摊红红的血。那个手持细棍的小孩是谁?这么小就学会了把一条狗打死,长大之后可怎么办?

想到这些,我看不到未来的美好。

好了,不说这些了。大自然塑造万物本是为了让它们生活,有时也会逼它们走上绝路。换句话说,城里的狗太多了,消灭其中的一部分也无可厚非。幸运的是,大自然也给了它丰厚的恩赐。

或许这条狗还没有死到临头。日暮西山时我出来解手,看到这可怜的东西在用沾满鲜血的鼻子艰难地呼吸。我心疼至极,真想说:“哦,可怜的东西,你死吧,死吧,死了要比现在好受些。”第二天一起床我便去看那条狗。这狗换了个姿势蜷缩在冰面上,身上落了厚厚的霜,身下的冰面在它的体温下已被融化,凹了下去。它在瑟瑟发抖,想必身子正在发烧。我还是觉得对这条狗而言,死去是最好的归宿。我看到住在东北方向那一排房子的最北边那家的女人端来一盆热乎乎的泔水放在它的前面。她是好几个孩子的母亲,这是她母爱的延续。狗现在还没有精力理会这些。下班回来,我看到它前面的盆子空空如也。

一连几天那个女人都在给这只狗喂食,我当然也没闲着。有一天我下班回来,那只狗不见了,只有它躺了几天的冰面凹槽。我看到它蜷缩在那位妇人家门的左边。见它已能够去报答恩人,我打心眼儿里高兴。过了几天,那狗挪了个地方,躺在大门的右边,开始注意每一个过往的人。我仔细一看,才发现狗的左眼已被人打瞎,只会翻白眼,左边的大牙也被打掉了好几颗。它给恩人看家护院得充分利用自己剩下的这些本事。它的聪慧和忠诚让我非常惊讶。
又过了几天,这条狗已痊愈,它不再蜷缩着身子,它把头靠在伸出去的两条前腿上,用它仅剩的一只眼睛冷冷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我也在观察它的一举一动。身体一恢复,狗的秉性也变了。陌生人去她家就变得不那么容易,堆在她家外面的几根木材和煤堆也成了它的领地。不知是因为我在它危难之时给过它一些狗食的原因,还是因为进来出去彼此已熟悉,它对我倒还不错。

冬去春来时,大院里的人开始议论纷纷,大家都说这条狗患有狂犬病。我虽极力否定,他们根本不听我的。狂犬病通过唾液抵达神经系统,与它的伤残根本无关。救过它一命的那个女人也轻信了这个谣言,让她到了请人杀狗的地步。我能够救它的唯一方法是将它关进自己的屋子,不让它出门。可一来我不是这条狗的主人,二来它也习惯了风餐露宿的生活。再说,这房子也不是我的。如果弟弟不让住了,别说是狗,我自己都没地方去。关于这条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

不久,院子里来了两个人,手里拿着棍子问:“疯狗在哪儿?”大院里当然少不了指引的人。两个男人来到门口时,那条狗与他们展开了拼死的搏斗。微弱的力量终归还是无济于事。大家围上来,嘴里喊着:“打!揍!真棒!”叫喊声铸成了那条狗的结局,我看到他们用铁丝勒住了狗脖子,从我家旁边走过。那条狗就那么消失了。

宝贝佩特(baobei.Pet)爱宠网猫猫狗狗养宠知识分享,有爱有温度!如果文章对您有所帮助,记得收藏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