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趣

下班回家,开门后不见自家养的猫来迎接,心里便有些发慌。我那只纯白长毛猫耐不得寂寞,平时只要听见主人的钥匙在门锁转动的声音,就会从任何地方冲出来,端端正正地坐到门前抬眼看你。那天我放下提包,四下呼唤,终不见它的回音。找过了它平时爱睡的地方,最后推开书房的门,竟把自己惊得叫了起来。原来白猫斜斜躺在书桌下,肚子上趴着一堆小猫。

说“一堆”实在没有夸张。前些时候它怀孕,我就不断和丈夫一起猜测猫的肚子里有多少只小猫。因为这只猫头胎只生一只,我便猜它最多生两只。这次怀孕它很辛苦,肚子太大,走两步就要躺下喘气,丈夫就说猫大概要超生(一般猫最多生四只),要生了六只就交给国家抚养。说完俩人各自晒笑。

猫趣插图
猫趣

躺在书桌下的猫抬眼看看我,非常平淡,一点点也不激动不骄傲,很超然的样子。我不敢走近它,因为猫生产了以后不喜欢别人窥探,便隔着一段距离数肚子上的小猫,数了几次均为六只。

我非常激动。虽说自小家里养猫,可记忆中都是公猫,猫在家里生产这真是第一次。我赶快煮了鱼,往碟子上倒了清水,蹑手蹑脚一并放到猫的跟前,退出后关上门。然后就坐到沙发上给朋友们打电话,一是通报喜讯,二是讨教有关喂养的事项。不久丈夫回家,自是惊讶一番,然后大胆走近母猫,才彻底数清了共有七只小猫,三只白四只花。往后的几天竟电话不断。平时聊天聊得乏味的朋友纷纷找到了新话题,有要猫的,有打听小猫生长情况的,有介绍自己的养猫心得的。而我也很糟糕,跟一些不太熟的人也兴冲冲地讲自己的猫,碰到不喜欢动物的人阴了脸,才知趣地收了话题。回到单位也讲猫,七只小猫齐齐趴在大猫的肚子上像一排小猪啦等等,恰好编辑部有两位女同事刚生了孩子,讲小孩的兴头跟我一样大,一时她们讲小孩我讲小猫,相映成趣。

自七只小猫生下来后,就不断有悲观主义者告诉我,你必定不能把全部小猫养活。他们列举了很多理由,使我重视起这件事来。我开始每天冲奶粉,用眼药水瓶做奶瓶,耐着性子把牛奶滴到小猫的嘴里。刚刚生出来的小猫不好看,像婴儿一样古怪丑陋,头特别大,一点点美感也没有。我每次抱起小猫,心里都会有恐惧厌恶的感觉,但马上又会自责自己爱猫爱得不够纯净。

家里就我和丈夫两人,平素很冷清,一下子多了七只猫,家里就像着了火一样。不断有邻居的小孩结伴来看小猫,一看便大呼小叫,爱不释手,弄得母猫很不高兴,一次次地挪窝,我也只好拒绝那些天性喜爱小动物的朋友来了。

偷看了两次母猫挪窝,很诧异它的审美竟和自己的一样。七只小猫中我最喜欢一只花猫,圆滚滚,呆头呆脑,走起路摇摇晃晃,憨态十足。每次挪窝,母猫总是第一只带它,咬着它的脖子一溜小跑。有好几次,我看见它把这只小花猫独自带到客厅喂奶给它吃,十分的偏心。

现在大家争着养的都是波斯猫北京猫,见过一些人家,天性不爱动物,却又把这些动物看作时髦的装饰品,怎么也要养一只,把它拴在厕所里,使它失去自由,让臭气熏黄它光亮的光,让它的感情得不到自由,实在可恶。其实不必太讲究动物的种氏,你只要爱它,它必定会以其忠诚亲密回报你。

家里有一只可爱的小动物的确增添了不少话题。即使是习惯了平淡的老夫老妻,如果有时间有精力,养一只双方都喜爱的动物对婚姻必定有益。动物没有文化的约束,自然活泼,常常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举动令你大开其心。邻居有一只长毛波斯公猫,种很纯,鸳鸯眼,起名叫“波比”。因为长得漂亮,被不少有母猫的人家看中,因此鸳鸯眼的“波比”常常要到陌生人家中小住数天或十几天。“波比”的主人因此甚为自豪,常向人吹嘘“波比”有后宫三千。

我住的那幢楼有十户人家,四户养猫,常常在一起交流养猫心得,不知不觉友谊也增进了。一天半夜,我被响声吵醒,打开灯一看,只见大猫趴在床头用眼睛向我求助,我察看了它一下,看它有些喘,像被骨头卡住了,便以为它自己能够解决,加之十分眼困,就不作理会。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大猫趴在阳台门口,已经不能动了,一口接一口地喘,吓得我六神无主,赶快打电话给二楼那户养猫的人家,请她们来看看。不久便有敲门声,二楼的婆婆带着孙女上来,这时猫喘得更厉害,十分可怜,我不知怎么帮助它,只是一个劲地流眼泪。那一老一少帮我喂鸡蛋白给它吃,并下楼摘猫喜欢吃的青草,可猫都坚决不吃。小女孩便说要打电话上六楼,说那户人家很懂养猫。我和那户人家双方都有些清高,平时不大亲热,谁知电话打上去,女主人马上就下来了。见我搂着猫正伤心,便很热情地帮我给猫用药,并说她家的“白白”也生了小猫,必要时可以把七只小猫交给“白白”带。我十分感激,一个劲地点头,内心很温暖。

最后还是要把猫送到大东门附近的一个农学院办的小动物畜医站治疗。这间畜医站十分简陋,但很兴旺。我抱着猫进去时,里面已有三位顾客,都抱着自己的爱猫。一位女士的猫已三天不进食,医生正在给它打针,另一位男士的猫患积水,医生给他抽了12针筒的水出来。轮到我的猫,医生很仔细地检查它的喉头、心肺,最后诊断它是急性哮喘。很快又进来一对夫妇,男人抱着一只长耳朵花狗。那只狗十分乖巧,逢人便使劲摇尾巴,主人说它叫“多丽”,一个小姐名字。带狗进来的多是打防疫针,大概现在狗比猫贵重,狗的主人多豪情满面,穿金戴银。后来又有人抱了一条非常漂亮的卷毛狗进来,主人是个跑生意的个体户,这条狗是他从青海带回来的。大概到这里来的人都是喜爱动物的,便很自然熟络起来,互相讲自己的宠物的趣闻,当然不乏吹嘘的成分,气氛非常和谐。这使我想到是不是到了成立“宠物协会”的时候了?

我的猫经过治疗,到了晚上便有好转。这只猫母性很强,精神稍好便硬撑着给小猫喂奶。

在客厅的地板上,我给喂奶的吃奶的这一家八口照了相。虽然我很喜欢它们,但实无精力全部抚养,一个月后都要分送给朋友。到时候我把这张“全家福”附送给新主人,让这些可爱的小生灵不要断了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