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科的未来新品种

我不知道把这样的猫称作什么猫。说它是野猫吧,它不是野猫;野猫是猫科中的一种,凶猛,野性未改,身高,体长,头小,不如家猫漂亮、温顺,毫无娇气。说它是流浪猫吧,它一出生就没有家,没有主人;流浪猫是主人抛弃了的猫,它有家回不得,只好流浪。我这里要说的,就是这种既不是家猫,也不是野猫,更不是流浪猫的猫。

这些年,在我们这里,这种猫很多。我发现,它们冬天是住在通暖气管道的道坑里的。那里冬天很暖和,有它们可以进出的孔洞。人们不知道那孔洞在哪里,它们知道。晚上天刚一黑,它们就从那孔洞里爬出来。它们出来了,就在这里的垃圾桶里找吃食。垃圾桶里的吃食似乎很丰富,所以它们一个个都吃得很肥胖,毛色也很光亮。毛色光亮,说明它们不缺营养。

这种猫和人的关系很疏远。人有时想接近它,但它对人总提高着警惕,一看见人就逃跑,使你无法接近。你叫它“咪——咪——”它不知道这是对它们族类的通称,压根儿不瞅不睬,而且更快地跑掉!

我们这里有几位专门喂养这种猫的女士。她们有的一大早就为这些猫投放食物,有的把投放食物的时间定在了傍晚。她们各有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她们喂养的猫,可能也是固定的。每天,到了那个固定的时间,那猫就在那个固定的地方等着它们的妈妈了。猫妈妈们每天都这样定时定点地工作着,无论冬夏,无论晴天雨天,从不误时误事。据说她们每月为猫买食,都要用去好几百元。她们这种精神,从猫道主义或人道主义来说,都是值得肯定的,值得赞扬的。

正因为有这几位猫妈妈的精心喂养,我们这里这些年来这种猫似乎是越来越多了。我觉得不能将这种猫叫作流浪猫,就因为它们有人专门喂养,就因为我们这里就是一个大家庭。这些猫生活在这个大家庭里,吃喝在这里,繁衍生息在这里,它们不曾流浪,它们就是这个大家庭里的家猫!

一天,社区用大卡车向我们这里拉来了几百个用水泥做的、投放鼠药的、像小房子样的东西,据说每个造价十元整。这些年,我们这里因猫越来越多,老鼠早就很少了,或者已经接近绝迹了,这种投放鼠药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已毫无用处,但据说这东西是平均摊派的,是不要不行的。社区只有将这样的东西硬性摊派地放在我们这里的房檐下,墙角落,显得碍手碍脚。我不知这样做,是不是就叫官僚作风!

又一天,我在楼前的水沟里发现了一只小猫。它只有手掌那么大,全身乌黑,只有鼻梁、嘴巴是白的,模样可爱得很。水沟里积着污泥和臭水,渠面盖着生铁盖子。小猫出不来,人也无法速住它。我在外面“咪——咪——”地叫它,它不知道这声音是叫它,但却抬起头望了望我,显出很可怜很无奈的样子。我很担心它怎么出来,更担心它怎么活下去,但又觉得它既能进去,就能出来;我希望它能改变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命运。但又不知道它怎样改变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命运。我相信它会慢慢地长大,既不是家猫,又不是野猫,更不是流浪猫。我希望这样时间长了,它的后代会成为猫科的一个新品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