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狗的人是伤心的人

喜欢养狗的人是伤心的人,特别是养小狗的人。

我的童年史就是一部小狗史,他养成了我与生不俱来的忧郁。

尽管自己对自己常说,忧郁是你惟一真实的朋友。在那种无由的冷静之中,你怜悯自己,怜悯他人,怜悯这花花的世界。如乎实,知乎自心。

记忆中第一只狗,她随着我母亲的自行车跑了20里地,见证了我父母工作后的第三次迁移,在很多年以前。她是我童年第一个监护人,在开满小花的原野上,是她给我叼来了很多玩具,那是一些生长在部队机场附近的小蜥蜴。在她眼里,我是如此地喜欢玩耍。她后来死了,留下一只小灰狗。几个月后,他成为了我童年的第二个监护人。他流淌着他母亲的血液,依旧给我叼来玩具,只是我已经不大喜欢,只喜欢看他在河滩上奔跑的样子。在玩伴中,他的高傲使我开始懂得做人的尊严。他后来失踪了,没有任何征兆。“他是被陌生人牵走的”,我一直没有相信父母给我的说法,并耿耿于怀。

我是主人,我要长大,当我已经成人的时候我开始被动地去回报小狗们在童年时给我的恩情。你不是一个人,你在一个世界中,世界无限大,此有则彼有。我在26岁时接纳了一只亲戚送来的小哈巴狗,他的名字叫“贝贝”。我尊重贝贝的个性,从来不训练他叼鞋。他喜欢靠在人的身边看电视,偶尔还会叫几声。在贝贝失踪后的第三天我终于明白,我没有给他什么,相反他帮了我很多,在窘迫的人生章节里,是他帮了我,帮我照顾了一个人。

“鸡来贫,狗来富”,我发誓不再养狗,特别是小狗。而两个月后,几只流浪的小狗却又跑到我院子里来,我先后接纳了他们,其中有只满身污泥的小狗我叫他“笨笨”。他有一身卷毛,还长得很快,每隔几天必须给他洗澡,否则他会将我的房间搞得满地泥巴。再后来,我干脆每月定期给笨笨剪毛,甚至在生气的时候把他剪得“本来无一物”似的浑身光溜溜。笨笨让我想哭,因为他死在了我的面前,他误食了鼠药。当时我在书房里看书,他跑到我面前,在地上翻滚着、鸣咽着,很快地他便死去。我为何至今难过?我为何至今坚持想着笨笨在死去前跑上来是为了看我?

世界是湛然的,关系是相对的,人心是愁苦的。你往空中一笑,你说你看到了太阳。永恒的悲伤让你思考,让你执着,让你了却,让你迷途,让你偿还,让你空明,让你自持,让你覆水难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