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缘

小时候父亲的单位养了两条大猎狗,我常常拿吃剩的饭喂狗,那时狗比我还高大,但平时表现很温顺对我非常友好。

父亲曾带着我和猎狗上山狩猎,夜黑风高的夜晚,父亲头戴照明灯,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拉着我,两条狗嗖嗖的跑在我们前面,往小镇的一座石子山前进,上到半山腰,父亲吹了一声口哨,大声一喊:“去!”,两条猎狗“嗖”的一声往山上窜了出去,我和父亲坐在山石上等候,没过一会儿,猎狗拖着一样东西回来了,猎狗嘴里咬着一只毛绒绒的动物,还不停地放在地上撕扯,父亲告诉我猎狗咬回了一只果子狸。

后来一场狂犬病席卷了那个小镇,我们上学要结伴分小组一起走,每人手里都拿着一跟打狗棍,每个小组由一个高大结实,胆子特别大的同学领队,所有养狗的人家统统把狗处理掉。不幸的是我读的小学有一个四年级的同学,星期天在自己家的番薯地里,被一条流浪狗咬伤了嘴皮,送去医院时大家都跑去看了他,治疗了几个月,最后同学还是狂犬病发,离开了人世,那时人们真的谈狗色变。

母亲特别喜欢小动物,家里一直都养着小鸡、小鸭、小兔子和小鸟,也许受那次狂犬病的影响,家里一直没养狗。

工作后,我爱干净,更是不去养小动物了。直到来了茶山,母亲来和我住的那段时间,朋友送了一条小狗给我们养,母亲对狗狗照料得无微不至,每天和狗狗嬉笑逗乐,狗狗倒是给母亲带来了许多乐趣。

宠物狗很懂人性,会讨好主人,我们特别喜欢它,小狗的表现让人忍俊不禁。狗狗是公狗,只对女性友好,女性朋友来家里玩时,小狗摇头摆尾地对着最漂亮的女孩伸舌头晃脑袋专注的仰望,屁颠屁颠地绕着客人走或坐在地上守着,感觉客人对它友好,它的双脚即刻跃上客人的膝头,把头贴在客人的膝头撒娇,不停地往腿上蹭找人亲热。

这时如果对它表示喜爱,摸摸它的后背,狗狗撑在地上的两条后腿便随着你轻轻地抚摸,慢慢的软下来身子瘫在地上,倒地后狗狗赶快使劲一跃,两只前脚再次趴在客人的膝盖上要和人亲热,如果继续抚摸狗狗后背,这个动作就不断重复着,小狗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大家都说狗狗很好色。

如果有男性同事走过阳台边,小狗就会警觉的狂吠,变得很凶猛的样子。母亲回家的时候想带走狗狗,可是担心客车司机不让带狗上车,狗狗留下来和我在一起。母亲回家去了,我白天要外出上课,我把狗狗关在阳台上。

一天我回到宿舍,看到楼梯口一双男人的大拖鞋零乱的丢在隔着狗狗的木板外面,狗狗看到我回来欢呼雀跃地缠在我的脚下。我问楼下的体育老师:“谁家的拖鞋扔在我顶楼的阳台了。”楼下体育老师说是他的,早上上楼顶晒衣服被我的狗狗凶猛的狂吠,在阳台上追着他,高大威猛的体育老师被小狗追的拖鞋掉了也不敢回来要,知道这事大家都笑弯了腰。

后来因为我没时间照顾小狗,狗狗送给了同事,听同事说到了他那里,只能和狗狗讲普通话,说白话狗狗就是没反应。再后来听说狗狗走失了,大家都不知道它的踪迹了。

最近没想到又和狗有一段短暂的情缘,这回让我深深地体验了一次人狗情未了的情感。

12月初的一天早上,我开车上班,坐在车里寂寥的想着是否该买一条小狗来养一养,脑子里不断晃动着以前那只狗狗白色的身影。车子走到东江大道的峡口路段,这里正在修船闸出口,行车很缓慢,突然我发现一个工人模样的人举着两条小老虎似的狗狗在车窗边晃着,我放下车窗,看着小狗,它们的样子真的可爱极了。我有一种想养这两只狗狗的冲动,想买狗时发现包里竟然不带现金,我开车到前边一公里外的地方,在ATM机上取了钱回来带走一公一母两条狗狗。

小狗很小,刚回来时一见到有人来看它们就躲在一边瑟瑟发抖。我早上带着狗狗来上班,放在宿舍,早上和中午喂喂它们,下午再带它们回家里。我喂了几次小狗之后,狗狗便和我亲热了起来,每天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边便跑到门边等着我进门,然后满屋子的追着我跑,给它们吃饱后乖乖地爬到睡篮里睡觉。

小母狗特别会和我撒欢,总是追着让我摸摸它,双手抱抱它,如果我放下小母狗,抱一下小公狗,小母狗便不高兴了,跳得老高,拼命地咬小公狗的尾巴和后脚,直到我把小公狗放下和它亲热。小公狗除了追着我给吃的,不是很喜欢我碰它,要抱它时,它总是以为主人会打它似的躲起来。

每天下班我准备带走狗狗时,只要提着它们的睡篮说一声:“走咯,回家了。”狗狗便乖乖地跳进篮子,等着我拎它们下楼来到草地上嬉闹一阵,然后很不情愿的被我捉进篮子,放上车回家,我一开车,两只小狗便在篮子里头靠着头睡起觉来。

养了两个星期,其中一条小母狗明显肥大起来,我给它们洗澡后小公狗着凉发烧,吃东西太多又拉稀了,总是要去看医生,养了这两条小狗我才知道,现在当兽医真好,能不能医好动物钱照收,而且很贵,两只小狗每次拿去打针总是要花一百多元,回来还是不舒服。

学校的保安见我每天带小狗来上班,笑着对我说:哪天你不想养它们了,就给我养吧,我也喜欢狗。第三个星期的时候,我发觉自己不是很会照顾小狗,小狗病了几次,于是和保安说好准备送给他养,周末的时候我想带它们回家玩两天,打算周一送去给租住民房的保安养。

可是就在这两天,两条小狗急剧的变化,让我感到猝不及防,小狗周五晚上开始拉稀,周六看医生回来病情还是加重,我把狗狗拿到宠物店寄养,让宠物店帮我照顾生病的小狗,我每天去看狗狗,小母狗已经病得睡在篮子里一动不动,在宠物店寄养是要给钱的,他们喂些药和狗粮,可是两天时间小狗便瘦的变了样,周一晚上我把它们带回来,送到学校保安的家里,告诉他这两天的情况,给小狗看病花了很多钱,保安说:“你不早送过来,我就会给狗狗打针,早送来就不会是这样了。”保安养狗是有经验的。看着狗狗的变化,我心里非常焦急,真希望狗狗能好起来。

周二中午我收到了保安给我的短信:“尊敬的陈女士:你好,狗公主因患病多年,经全力抢救最终不治,于今天中午十二点五十五分去世,至于狗少爷,它食了葡萄糖和其他药物,现精神大振,请放心,我会全心全意照料它的。”

乖狗狗走了,回到宿舍想起它蹦跳撒欢的样子,心里一股难舍之情久久不能放下,只希望小公狗在新的主人家里健康长大。短暂的一段与狗的缘分,养狗让我感受到人与动物的感情深厚而难忘。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