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爱犬

其一 再见,小鱼儿

壬辰年冬,十二月十五,丑时,吾鱼儿殁。

举家齐悲。

冬天真是个萧瑟的季节。我记得很清楚,九年前的那个冬天,是我把鱼儿揣在怀里,蹑手蹑脚带回家的。那时它卧在我的巴掌里,雪而绒的小身体颤巍巍的,使我抑制不住把激动的目光放出疼爱来。可惜这疼爱这样不负责任,时间不长,我便将它忘在脑后了。在求学、工作、人际的倾轧和世俗的钻营、建立我自己的小家庭和生养小孩子等等宏阔的事件背后,它渐渐变成压在箱底的一件旧衣裳。直到九年之后,我哀哀请求地对已经奄奄一息的它说,让我再抱抱你吧。那最初来自于一个孩子对小动物的好奇的不负责任的爱,终于化成泪水,打湿了我的旧衣裳。

我非常自责,是的,我心爱的狗狗,我懂你的心事。

最初看日本影片《狗狗心事》时,我哭过,可哭过便也就算了,因为出了电影院,我还要谈恋爱,还要写单位的总结报告,还要参加朋友的聚会、策划假期的旅行……我总是那样忙,忙得看不到我眼皮底下的鱼儿。而就在那个时候,鱼儿是不是已经把它的心事“主人,你有你的世界,而我的世界只有你”刻在了我不负责任的心上?我其实就是那个不懂事的日本小女孩,因为轻易地“爱”,圈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这一天,父亲为鱼儿穿上了它生前最漂亮的小褂,红色。我想,那明艳的颜色一定会伴它在另一个世界调皮地跳动,就像初来我家时,那娇憨扑跌的雪绒球。
母亲嘱父亲买来两包冰糖,她说,它最喜欢吃。她记得它每日清晨在床前嗷嗷待哺的急切样子,像个小孩子,把小手小脚全都举起来,哼哼唧唧地唤着,叫你不能拒绝宠爱它。

是的,我们都爱你,亲爱的小鱼儿。

生命这个话题,其实是不能轻易触碰的,它若非鲜血淋漓,便不能得到真正的诠释。然而正是由于看到了它的沉重,我想把眼泪织成一匹明亮的锦缎。

这么多年来,鱼儿是我们家的一员。它在我的忽视下陪伴着我日渐衰老的父母,甚至代替我承欢膝下,我多么感谢这可爱的宝贝,精灵一样的小东西。九年,对于人的一生来说,也许并不漫长,但鱼儿用它一生的长度贴补了我们的感情。从初来我家时睡在父亲棉拖里的幼仔,到惺惺弥留的老狗,鱼儿给我们带来了欢乐、烦恼和悲伤。这些人类的复杂的感情最终都没能羁留住它,它穿着我母亲亲手织的红绒衣,带着它心爱的糖果,去了另一个世界。

父亲说,它将埋在我家马路边的坡地上,那里有它的好朋友,宝宝、当当、溜溜、小虎……所以我想,它并不寂寞。

并且因为这一天有如此明亮的阳光,所以我想,它很快乐。这天阳光很好,照在我家马路边的坡地上,闪闪发亮。鱼儿先去了那里,它的生命的长度提醒我,其实一切都不是必然,又皆是必然。一条生命的消逝不在于它肉体上的消灭,有一天,把这生命

装在心里的人也消逝了,所有的一切才终于尘土。那一天,我想,我们都已经在那个世界,鱼儿,安弟,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我。
我们又是一家人。

其二 致安弟

时光荏苒之处,离别总是不期而至。

犹记十年前的安弟,茸茸一团。那是夏天的一个傍晚,我把他带回家,丢在盆里,他便没心没肺地呼呼睡去,死狗一般。

十年是跳跃着把记忆挤出去的。现在他已经老了,病了,朽了,行将就木。

我不忍看他苟延残喘的样貌,他年少时鲜衣怒马、斜倚桥头颠倒众生,现时却连最老的母狗也不愿瞧他一眼了。死亡的气息裹绕着他,这是拒绝的气息,放逐的气息,绝望的气息,叫人不得亲近。

我想这样也好,他去天堂找他的鱼儿妹妹,便又可骑马绕青梅。今日阳光还好,霾是霾,光是光,我们一样地呼吸,不曾就此不活了。时间依旧往前,不因何人何事何物驻足,这便也好,悲伤不可那样沉重,离去只是为了换个地方再相遇。

时光匆匆,脚步匆匆,心情匆匆。在那片向阳的坡地上,掩着小鱼儿的青冢,很快,那里的土地上将多添一道褶皱。安弟必也会留在那里,陪葬的有我们全家人的爱。爱是可以陪葬的。尽管生活还要向前。

几十年过去,好像已经过了几千年,我的心上那么多风吹雨打刀削斧劈的痕迹,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已经老了。我开始接受离别,

学着让自己不被情绪左右,就算感情沉渣泛底,也不能让它在水面上搅起沸腾的泡沫。

我们的爱还在,这是不灭的印记。所以,换个地方相遇,我们还记得彼此的容颜。

人生何处不相逢?如果有明天的话,想来不过是为了重逢。

“明天”来得可真快。

安弟,就在我为你铺垫文的时候,时光已经悄悄把你风化成一枚标本。

也是正午,阳光明亮地铺洒在小鱼儿长眠的坡地上,父亲打来电话,说安弟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仅仅24小时而已,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一声叹息,昨天和今天就把我们隔开了。

我能想象电话那头父亲的眼泪,在正午的阳光下颗颗滚落如钻石。我想我们的悲伤都晾晒在阳光下,这样是最好不过了,那其实是一种暖洋洋的幸福。

鱼儿在坡地上,哦哦嗯嗯地吠着她自己的歌谣,那幅画面纯白无瑕,正是天使之召唤。

从此,家里不会再养狗狗。父亲和母亲都这样决绝地说。

我不置可否。生命循环不息,我们只是太珍惜自己的感情,不忍把它切割得支离破碎。但是明天还会继续,我们还有爱,我知道那两只狡黠的狗狗一定还会有更多的化身和手段,使我们正视他们的存在——因为安弟和小鱼儿,我们学会了和狗狗相处,母亲总是好心地为流浪的狗狗送食;父亲的责任心在照顾狗狗的起居方面体现得最具体;而我,小时候一见到狗狗就会吓得大哭,现在却知道狗狗都是我们的好朋友;就算是我的孩子,虽然尚且年幼,他也知道亲昵地对待狗狗而不是虐待小动物。所以感谢狗狗在我们家庭里的十年,生命虽然死亡了,生命力却没有消亡。在每一个有阳光的正午,我们都会怀念我们永远的狗狗一——有着倔倔的臭脾气的——安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