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性论

我们对狗的态度一直存在着矛盾,一边觉得它低贱,骂人时会说“你这个狗东西”,一边又称它是忠实的朋友。狗性善,还是性恶?这个问题无法解释,就和人性一样。

狗的善恶常常依附在人的善恶上,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我们常能看到这样的情节:为富不仁的地主老财家的狗都是势利眼,总是对着穷人狂吠。它们一般会在最后的战斗中被毒死或者被打死,以防止它的叫声惊动了它的主人。而处于贫困阶层的农民家的狗总是善良的,尽管屋子里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它依然履行着自己的看护职责,甚至在关键时候不惜牺牲自己去救主人的命。
同样是死亡,二者死后的待遇完全不同。地主家的狗遭到唾弃,无人会去怀念;穷人的狗成为英雄,被主人永远铭记。所以,狗和人一样,站对队伍是非常重要的事。在这里,狗的善恶是由主人的善恶来决定的,或者说,它是被创作者有意识地作为一种概念符号来塑造的,以映衬主人的形象。

如果我们站在狗的立场上,便会发现它们自己是没有阶级观念的。它们的心中只有主人,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主人的利益。

在一些老电影里,狗还经常和富婆捆绑在一起,是闲适优越生活的标志,成了像金银首饰一样的装饰品。如今,这种现象更为突出,狗的内部有了越来越细致的等级分化,有些种类的狗只有富豪才能养得起,比如拉布拉多犬、松狮犬、巴吉度猎犬等。一般家庭只能养得起普通品种的狗,狗也失去了传统的看门护院的职责,纯粹是情感寄托的对象,成为家庭的成员。

路学长的电影《卡拉是条狗》便解释了狗性与人格的关系,片名和故事一样,有一种黑色幽默的味道——原来卡拉只不过是一条狗呀,那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呢?葛优扮演的老二是一个普通工人,在物质上无法撑起一个男人的尊严。再加上妻子强势,儿子叛逆,人到中年的他感到分外悲凉,便把情感寄托在了一只狗身上。卡拉是一只普通的狗,无论是长相还是品种,都没有丝毫名贵的气质,除了有一个洋名字以外。但是,对老二来说,卡拉的温顺和忠诚让他感觉到了做人的尊严,卡拉的乖巧也激起了他无限的爱意。当卡拉因为没有“身份证”而被民警抓走时,老二的情感遭遇了物质的考验:要么花五千元钱办一个证,要么就失去这只狗。在围绕卡拉的一连串冲突事件中,社会底层人的生活状态暴露无遗,曾经的梦想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彻底粉碎,他们蜷缩在毫无飞黄腾达征兆的屋子里,望着时光如梭流逝,不甘心地等待着苍老。

老二对狗的守护,其实是对一个虚妄的梦想的守护。

“老二”这个词还含有男性衰弱、颓萎的意思,片中的老二在一只狗身上获得了精神的挺举,不禁让人感叹,生活的无奈会让人变成狗,生活的荒唐也会让狗变成人。

我们自嘲“活得像狗一样”,不是说物质的贫乏让我们活得如狗,而是说尊严上的受伤。这不是“犬儒主义者”,而是“犬主义者”,因为我们没有摆正对待生活的姿态,只是任由生活虐待。狗是有德行的,人有时候却没有操行,对自己的看低并不值得骄傲。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