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想养那只猫

“茉菜,你喜欢大房子吗?”

“喜欢。”

“喜欢大房子外面有树、花,还有小动物吗?”

“喜欢。”

“那等你长大一点,妈妈给你养只狗狗好吗?”

“不,养猫,”我低头看下,她长长的睫毛扑棱了一下,犹如鸟自由的翅膀,“我喜欢猫。”

“可是妈妈喜欢狗哎。”

“我喜欢猫咪咪。”像水中的鱼儿轻轻松松地吐了个泡,如此自然。

“好的,那么你养猫,我养狗。”我是对她说,也是自言自语,我看见远方的云飘散在暮霭间,天地间温暖且安静,只有两颗纯粹地鲜活的跳动的自由的心。

对不起,我想养那只猫插图
我想养那只猫

我的女儿快三岁了,而我,快三十岁了。交谈的那一刻,我觉得很多事情在脑海中忽忽一闪,许多话要倾诉锁在了心间喉头,终于没说,因为不想破坏此刻的安宁:她的眼睛像一汪湖水,澄澈而通透,很多人都说女儿像我,我注视着她,想寻找当初我的样子,但是我全然没有找见,心底浮起了淡淡的悲哀,很快的,变成了满满的欣慰。

悲哀是为自己的。我不喜欢自己,这件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如何终结。因为不喜欢,也不珍惜。生活,犹如一个失乐园,渐渐切断了快乐的本原,亦没有制造快乐的动力。被巨大的现实笼罩和左右,读书、考学、工作、婚姻、生育,一切按部就班,稍有意外便是不入正途、不入主流的错误,思想与爱好永远要为现实让步,或者说,因为预设的美好现实前景在那里,想法绝不能旁逸斜出。曾经认为自己是对的,些微的抗争最终又没能成气候,道德的十字架却越绑越重;曾经告诉自己是错的,狠心的抛却最终又没能割舍下,我与理想终是南辕北辙了,然而这让我寝食难安,从未自在。年岁虚长令我绝望的痛,但不是对理想彻底绝望。

我提到理想并不脸红。也不认为,理想只属于那些不顾实际却又有大把青春挥霍的年轻人。如今,我说的理想,不过是,秉持天性,发挥天资,因为与人类天生的弱点诸如懒惰、贪婪等做斗争的,注定最好的武器只能是天生的优点。因为具备天然的喜欢,所以愿意花上时间和精力,因为具备天然的优势,所以能够生活的柔情少点气力。

欣慰是对她的。她那么小,却那么恰好的解掉了我的心结。我喜欢小小的她,随着智商的提高,她无师自通地在某些事情上,不那么直接,为达到目的,会说我们一眼看穿的谎言,然而,她的心思仍然是多么的纯洁呢,她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不会为了不喜欢的事情耗费一点精力,不会为了不重要的人耗费一丝精神。更重要的,她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没有迎合,没有妥协,她说出她喜欢猫的以后,并不知道妈妈的心意是要为她养一只狗作为伙伴,妈妈喜欢狗狗的憨直、忠诚,而不喜欢猫的矫情慵懒。可是她又成功了不是吗?她让我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无聊,如果是有一点不适应也是无聊,我为她选的,孰好孰坏,自当由她评判,而当她有能力自主选择的时候,孰好孰坏,我也徒有评价功夫。世界上有一样东西叫作“普世价值”,挺害人的。我所理解的,就是由前辈的阅历、知识累积形成,在主流社会有着主宰意义并且深刻影响后辈的一种价值,并相当固化。一旦人与普世价值有所冲突,是要受到深深浅浅的伤害的。冲突越大,伤害越重。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认识了这一点,那么代际、宗亲或各种社会关系中,就传递着一个信息:千万不要挑战普世价值。于是个体就害怕了,不仅是个体害怕,是他周遭的,与他有着密切情感联系的群体不安了,他们恐受伤害,因此要求甚至强迫个体千万不要挑战,否则,将作为异类处置,或者边缘化,或者对立化。

很不幸,我是那个与普世价值不太契合的人。而且,我感觉到,很多人都和普世价值并不契合,只会或多或少。多年来,我一直用实际在接纳,可失败了,这失败让我思想更混乱,更加不认可所谓普世价值。同时,在混乱中,似乎我又抓住了救命稻草,都已然如此不痛快了,为什么还在原地期待被普世价值同化,而不走开呢?

我三岁的女儿,教会了我,趋利避害的本能。何谓利害,不过是一场子非鱼的哲学,又有多少人不懂呢?至少,于我而言,聒噪不如不言,时间若要浪费,那也该是自主的挥霍。任何事,不及看喜欢的书、码喜欢的字、遇喜欢的陌生人。我不想辜负每一天的清晨和傍晚,我想每一天起床,对生活的期望不会减少,我想每一次见到夕阳,没有那么多失望的感伤。

对不起,我想养那只猫。就是茉茉说得那样,毫不隐晦,毫不伪饰。你若有疑问,我定理直气壮,喜欢有什么错呢?喜欢关你们什么事呢?我其实连对不起,都不想说。

宝贝佩特(baobei.Pet)爱宠网猫猫狗狗养宠知识分享,有爱有温度!如果文章对您有所帮助,记得收藏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