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贴心的的猫

曾经看过一则笑话是这样说的:

天天喂狗吃饭,狗会觉得:“天哪,这个人对我这么好,他一定是神。”

天天喂猫吃饭,猫会觉得:“天哪,这个人对我这么好,我一定是神。”

本位主义思考,是大多数人对猫的刻板印象。其实我也不是没跟这种本位思考的猫聊过。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照护人央求给猫咪剃脚毛。脚掌缝间长出的茸毛总让猫咪在家像滑花式溜冰,久了也怕他关节出问题。

照护人:“帮你剃脚毛好吗?”

猫:“为什么?”

照护人:“因为你走路会滑。”

猫:“那为什么是跟我的脚有关?要动我的脚?应该是地板的错吧!你应该换地板才对!”

照护人:…….Leslie,他太会顶嘴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他了,怎么办?”

不过我现在要聊的猫咪——波土,却是完全相反,他是一只最最最贴心的猫咪。

照护人因为要结婚了,遂问波土愿不愿意一起搬去新家。

波土说:“新家是什么?那是哪里?”

我请照护人给我一个新家的照片给波土看。

波土:“这里我知道啊!还不错!但是去这里住,会有现在家里那个很吵的小孩吗?还有,你会跟我一起住在这里吗?”

照护人:“1.不会,2.会。哎哟,想不到你这么干脆!那之前干吗去新家后就一直吵着要回家?你很奇怪耶!”

波土:“因为那时候我觉得那边很吵啊!谁想待在那么吵的地方啊,但如果是跟你一起住在那边,我可以。”

照护人:“想想也是,你去的时候刚好家里有客人也有客狗。”“那波土你还有什么话要跟妈妈说吗?”照护人眼神发亮、语带兴奋。

没想到直接被波土控诉太晚回家。

“早一点回来,我每天都一直盯着门看,想说这女的怎么回事,这么晚了还不回来!你每次很晚回来,我都很想揍你!还有,要一直陪着我哦!一直一直陪着哦。”

听到这里,我看到照护人眼眶逐渐濡湿,拿出面纸,压了下眼睛。

“这么爱我,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跑出去?”照护人打蛇随棍上。

“我干吗要跑出去?”波土不解地问。

“你以前都会跑出去啊,你到底都去哪儿了?”

“我去找我朋友啊!”(还理直气壮)

“你有朋友?你哪来的朋友啊?”

“我当然有朋友啊!”

眼见鸡同鸭讲,我中断对话,自行问波土:“你说的朋友长什么样子呢?”

然后我看到一只虎斑猫的模样,就是那种彪悍的街猫样。“他跟我说他朋友是咖啡色的虎斑猫。”我补充说明。

“以前是有一只超像黑道老大的咖啡虎斑会来我家外面吃饭!原来波土你真的是混黑道的啊!怎么误入歧途啊你这孩子……”照护人一脸惊讶。

“但是现在没看到他了,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就懒得出去了……”波土一副现在对出门意兴阑珊的样子。

“哇,你还器张啊,好啦,不出门最好,不然我都会好担心你。”照护人嘴里打打闹闹,但说到底心里还是紧张波土的。一直到后来的第二次沟通,我才真的体会到波土对妈妈的爱有多深。

那时候波土状况不大好,看过几次医生,医生甚至直断:可能就是这几天了。

照护人来找我,想知道波土的心声,还有想法。

那天滂沦大雨,台北的雨像是要淹没这个城市般地狂泻。搭配着户外如雷般的雨声,我跟照护人开启了寂静却沉重的对谈。

“我这几天都请假在家陪他,很怕错过任何时刻。”与上次见面的情境截然不同,照护人的语气、声调一并转暗。整个咖啡厅灯火通明,但不知是谁,把我们这桌调得特别晦暗。

我问了问波土的状况,没想到他回我:“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糟啊,我应该只是身体重重的,一直好想睡觉而已吧。”

“我真的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糟啊。”波土不断重复。

照护人声音逐渐明亮:“真的吗?真的没有吗?还是之前那个医生误判了呢?那最近我都在家里陪你,你开心吗?”

波土:“其实我一直都在睡觉,一直觉得好累。我喜欢那个白白软软的地方,你们都会把我抱到那里,然后在旁边陪我。”照护人:“那是沙发,我都会抱他到沙发,这样才能陪在他身边。”

波土:“一直睡觉,常常很怕一睡就不会醒了。但是只要醒来,能看到你在身边,心里就会觉得,还好,还好你还在,还好你还在这里,我还在你身边。”

我们沉默了一段时间,因为我也感觉到我的泪水似乎要不听使唤夺眶而出了。

隔几天后,我听说波土很安详地在妈妈怀中离开了,最后的一刻,在亲爱的妈妈怀中。

我想到波土一开始努力打起精神跟我说觉得自己没那么严重。

但又不小心暴露自己很害怕随时要离开妈妈的心情。

应该是在安慰妈妈吧,我想。

即使到了快要分开的时刻,波土还是这么这么地爱着妈妈、为妈妈着想。

照护人后来来信跟我说,那天沟通,其实是想通过我,好好跟波土说再见的。但波土一直嘴硬说自己其实没那么糟,离别的话自然也就如骨颤在喉。但是我想,到了最后的时刻,爱不需要言语,它如光如水,自会流动。

因为即使到了最后的时刻,贴心的波土仍展现了不可思议的奇迹。信中是这样写的:

Dear Leslie,

波土要走的前一天,竟然会跟我们全家人说话。

大家问他问题,他就回答,我还说要就摇尾巴、不要就不要摇。于是,波土还真的用摇尾巴来回应耶!他真的是好聪明的猫咪。

最后,我还问他那你要不要来当我的小孩?从肚子生出来的那种小孩?

但要记得把肩上的爱心标记带下来哦,不然我不知道是你。

没想到波土竟然说好耶,而且是摇尾巴加眨眼加喵喵叫地强烈说好。

谢谢你让我跟波土在最后的时刻能对话。

愿你一切都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