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猫的紧俏物资

由于风吹日晒、年久失修,原来的两个猫砂盆,一个开裂坏了,没法用了,扔掉。在新猫砂盆快递来之前,只好拿一个小盆当厕所,一大一小,凑合用几天是没问题的。但问题还是来了,二位爷争相在小盆里上厕所。小啊,新鲜,我占了你就占不着。这方面抱抱行动比较迅猛,我刚清理完,抱抱就赶场似的冲进去,有尿没尿,先刨坑再说,由于过于激动,猫砂刨得四处飞溅。
灰少很快采取了措施,到了清理猫砂盆的时间,掐算好了,就跟在我后面;后来干脆守在猫砂盆旁边,有尿也不尿,憋着,等我清理完了一转身,就蹲到了那个小盆中。有一次,我清理前接了个电话,说的时间长了点,灰少实在憋不住了,无可奈何冲到盆里,长尿一泡,连埋都没埋,郁闷而去。

尿的紧俏,吃的也紧俏。灰少原来的饭碗,是一个瓷的专业猫碗,很大,上面还塑了一只龇牙咧嘴的大板牙猫,得意洋洋看着一排小鱼。要说这饭碗可是有年头了,灰少没来的时候我就买了,当摆设来的,后来灰少一直用它;抱抱呢,就拿我饭盒里的盘子凑合着。这让抱抱非常气恼,他总是把脑袋伸到灰少饭碗里去,灰少也无可奈何,只好在旁边等着。这样的结局是,灰少饭碗都干净了,抱抱的饭盆里还堆积如山。当然要是我不加猫粮,抱抱饭盆也是会空的。抱抱从来就是多吃多占,先吃别人的,再吃自己的。

然后呢?然后抱抱就撞上好运了。有次在淘宝买猫粮,卖猫粮的大姐姐送了抱抱一个新饭碗。别提多好看了,白底儿,上面有四只猫咪,其中有一只和抱抱长得一样。于是,抱抱有了新饭碗,于是……

抱抱还是在灰少的饭碗里吃饭。没辙,就稀罕那个老饭碗。

老饭碗永远吃干净,新饭碗永远有剩的。我跟灰少商量:“要不你用那个新的?”灰少不屑地走开,谁稀罕啊?老碗吃着就是香。
这个时候,抱抱正在灰少的老饭碗里埋头苦吃,毫无压力。

抱抱喜欢舔牙膏吃,清凉油和花露水也是他的最爱。没有谁比他更期待夏天的到来了,因为那个时候会有蚊子,然后,他就会盼着蚊子在我身上咬个包,我就会涂花露水清凉油,他就凑上来,在蚊子包上舔啊舔啊,舔得相当细致。

一年也就夏秋两季有机会舔到,得珍惜哈。

另外一样古怪,是抱抱喜欢吃瓜子,超市里卖的袋装瓜子不吃,就吃自由市场散装的,论斤称的那种。刚开始我还剥给他吃,后来他等不及了,一头扎到放瓜子的餐盒里,跟吃猫粮似的连皮儿嚼。这都什么口味啊?

还是说回到紧俏物件上来。你们猜猜我家里什么最紧俏?那还用说,就是我本人嘛。就一位,别无分号了。

我这人很少看电视,要是某一天,我坐到沙发上,打算看会儿电视、看会儿碟什么的,二位铁定迅速坐在我身边,一般灰少居右,抱抱居左,如同护法。我正襟危坐,他们也正襟危坐;我累了,出溜着躺下了,他们也出溜了。灰少是哼哼唧唧,求搔扰,求拍猫屁;抱抱就在脚边把肚皮亮出来,吸引我把脚放在他肚子上,然后一把抱住,又挠又蹬——

再然后,我就得坐起来,给抱抱剪指甲了。

新厕所来了,而且一来就是俩,一模一样。就是颜色不同,一个蓝的,一个粉的,并排放在那儿,就像男厕所和女厕所。我看着厕所感慨,这粉色——也太女性化了吧?可没想到,这二位开始争相上女厕所了,男厕所倍儿干净,女厕所翻了天。这什么事儿啊?

以后,要谁再说猫是色盲,我可就不信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