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狗人生

爷爷走了之后,我在上海又待了十天,乘了十个小时的车去见客户,只是匆匆说了五分钟的话,然后出来,买了一笼热腾腾的小笼包,赶往下一个城市。
有时候常常忍不住想,为什么我会在干这样的事情?然后转念一想:无非是自己生得贱。

Ann总结了我和她的人生:我们是那种可以过得很富贵,也可以过得很贫穷的人,因为我们从不抱怨。不抱怨的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是,即使抱怨了,除了让人围观看笑话之外,一无所得。

在陌生的城市,没有一个熟人,我和广告部的同事王健大口喝着啤酒,检讨着自己过去的不足,聊些有趣的荤段子,偷换个主角,然后感叹这几年多少算是认识了一些值得交往的朋友。

我应该是变了不少,以前有话总要写下来,现在在微博上看到那些妙语连珠的人,不能说个长篇人生,只能说个简短的调情,想到过去的自己,觉得他们现在生活得一定很辛苦很辛苦,因为要花太多时间写漂亮的微博,导致都没什么时间让自己做一个健全的人了。现在的我宁愿和你坐下来,点上一两箱啤酒,玩玩骰子,猜猜十五二十,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碰个杯就一饮而尽。

在上海的一周出现了人生中第一次长时间失眠。

闭上眼睛,听见精神一点儿一点儿消逝的声音,却完全无能为力,以至于脸上又长出了难得的青春痘。

我算是把师父吓到了,在酒吧逢人便说“我徒弟醉了,我徒弟醉了”。

醉了酒去上海的电动城找人单挑KOF97(《拳皇97》),选玛丽一招便使出了MAX的连击,对方的血槽空了一大半,惊得对面的好友站起来看这个人是不是我。

是我是我。只是我熟悉的那个我被隐藏了很久,需要一点点酒精的刺激。

周日,趁着最后一点儿时间去了电影艺术学院和同学们深度沟通了一下。那是张冠仁的弟子们,很好的一群同学,即使中间我说了不下三个黄色笑话,且说了很多低俗的词语,到最后说到动情时,他们还是很给面子地给予了热烈的掌声。那个叫阿顺的男生,说自己实习的故事,说着说着就要哭起来了,其实每个人实习都是这样的,不要轻易原谅和可怜自己,如果自己做不到贱的话,就永远学不会简单满足的快乐。

我25岁的时候,《女友》做了一个专访,问我像什么动物时,我还记得当时我用“贱狗”形容自己。四年过去了,我比一些人乐观,比一些人看得开,比一些人无所谓,比一些人更自在。虽然我也有很急躁的时候,那是因为狗急了也会咬人。

我希望我能一直这样,像只蜷缩在角落里等待着被发现的贱狗,好好地喝上一杯。

宝贝佩特(baobei.Pet)爱宠网猫猫狗狗养宠知识分享,有爱有温度!如果文章对您有所帮助,记得收藏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