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一些喵星人

前几年,美协院子里猫多。我早上上班第一件事就是舀一碗猫粮,放到院子里固定的几个点上,不一会儿,自有猫来各领自己的那份。

猫和狗一样,是常见的伴侣动物,然二者性格大相径庭。狗认为人是自己的主人,而猫认为自己是人的主人。比如说对于人每天给它们吃饭这件事,狗会想:“有人愿意每天供我白吃白喝,他是多么伟大啊!”猫却会想:“有人每天愿意供我白吃白喝,那么,我是多么伟大啊!”即使每天给猫喂食,几年过去,猫们虽认识我这个“饭辙”,然而仍是不容近身的。想搂抱,几乎不可能,唯有心情好的时候用侧脸贴着我的小腿走几圈,我就受宠若惊了。一开始我自以为它们在感激示好,后来知识多些才明白,这样为的是把自己的气味蹭到我腿上,表示我这人归它,算是给我“盖个章”。

我也经常拿猫粮逗逗院子里的小狗,只消远远地在地上放置少许,狗们会从四面八方风一样跑来,你争我抢地各自吞食几粒,便开始严重五迷三道,不是打滚儿就是摇尾巴,绕膝转圈作揖又竞相往腿上爬,涌泉相报地让人不好意思,相形之下,画面气氛至少热烈了四十度。

怀念一些喵星人插图
睡着的喵星人

单位院子里常驻的“美协猫”有大黄、二黄、灰咪、小白、黑妹等等,隔三岔五还有隔壁社会路上的三花和奶牛来串门。猫的地盘观念和等级制度是相当森严的。大黄的眼皮子上有一条刀疤,一看就是闯荡江湖多年了,十分霸道,不仅在猫群里绝对权威,有时饭放得晚点儿,它等久了,甚至敢于对我燥哄哄地拱脖子哈气。一堆儿猫粮,通常是大黄先独霸着吃够了其他猫才敢吃,三花和奶牛来时都只很有眼色地溜边吃点儿,看来它们俩十分明白自己是“社会路猫”,是客。

老话说“猫是奸臣,喂不熟。”不过我看它们未必全是白眼狼。小时候我姥姥养的黑蛋就会经常把自己在外面抓来的老鼠最上好的部位放在厨房门外上交。我还听说有个女孩儿发烧了,躺在床上一天没吃饭,猫很着急,辛辛苦苦在墙缝里抓来一枚鲜活小强,嚼碎了,爬到枕头上嘴对嘴喂她,挣扎不吃还打脸。

猫和我们一样是这城市的居民,它们慵懒而无所谓地往来于街头巷尾,大多数人和我一样,遇见了,可以请它们吃点什么,或许也会停下车让它们先过马路,很多小区里也越发常见为它们放置的饭盘水碗,我们所喂的量,对它们来说也只能算“低保”,各位还保留了些许觅食的能力和动力。

人们越是友善的地方,猫们便渐渐不那么容易被惊跑,神情日益安泰,个别奇葩甚至敢于横在花园里的甬道中间不让路,任人跨越而过。我所知道的像“美协猫”这样的团伙,还有檬檬姐日常罩着的“美院猫”和莫江南及她的同事们供养的“广电猫”。晴天的微博和朋友圈里,各大地盘的猫爷们在房顶廊下院后庭前各自踱步、闲眠、发呆、晒暖暖,气象祥和一片,用古代文人的词藻来形容,便俨然是一幅幅天成的《狸奴负暄图》。观之,蓦地里会令人淡忘烦扰,倍觉岁月静好。

所调和谐文明社会的两项重要标准,一日陌生人之间的关系,二即人和动物间的关系。这么说,不善待动物其实是拖了社会进步的后腿,怕是会早早被淘汰掉。更有虐猫狗者,常被网民口诛笔伐,以丧德斥之,我总觉这些人其实也是兽性未脱,自视

为猛兽,欺凌弱小以获得一份决胜于丛林的低级快感;或是自己从未被温柔对待,借踩躏比他小的个体以报仇发泄。每个可憎之人心底角落里总有个可怜之处,社会得把这些人一块拯救了才算得上开始和谐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光临美协院子的猫越来越少了,好久也没有“美院猫”的消息,自从“广电猫”的霸主“鳌拜”仙逝了以后,它的微博头像就成了黑白,并且不再更新。不知道猫们都去了哪里,难道是回喵星了?但愿它们安好。

这个雨天,我有点想念它们。

怀念一些喵星人插图1
怀念一些喵星人插图1
7个月前
030
怀念一些喵星人插图2
怀念一些喵星人插图2
7个月前
030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