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狗的人

遛狗的人

因为花花,我认识了不少新朋友。

花花是一条狗,狼狗。在家里待不住,每天不去草地上遍几圈,它就狂躁难安。离家不远,恰好有一块草地,这是附近难得的一块空地,正是溜狗的好地方。每天晚上,这里就会聚集很多条狗,它们都是来溜达的。

与其说是我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不如说是我们家的花花,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来草地溜达几次后,它很快就和一群常来这儿的狗们混熟了。一到草地,它就撒开四蹄,欢快地向狗群奔去。没有人会注意到紧跟在花花后面,追得气喘吁吁的我,但他们一眼就会看见花花,大家都认识它,有人激动地喊起来,看,花花来了。他们总是先和花花打招呼,然后,才看见我。

我也是先认识了那些狗,再知道了它们的主人。很快,几乎每一条狗,我都能叫出它们的名字,那条最好动的金毛叫长狮,温文尔雅的短毛麦色梗叫兵兵,而总是领跑的普罗特猎犬的名字最独特,叫盖丝,它的主人喊它的时候,听起来就像在骂“该死”。但我却花了很长时间,才大致搞清楚它们各自的主人,一条拉布拉多犬名叫健康,另一条拉布拉多犬叫欢欢,我能够准确地分辨出哪条是健康,哪条是欢欢,但他们的主人,我却经常会弄混。

在这儿,每条狗都有名字,而它们的主人的名字,却都成了代号,诸如健康爸,长狮妈,兵兵爸,欢欢妈。经常来遛狗的人,有的还互留了手机号码,存储的时候,也都是谁的爸,谁的妈,很少互相告知自己的真名字。主人的名字叫什么,在哪里工作,似乎并不重要,狗才是这块草地真正的主角。

狗狗在草地上狂奔,嬉闹,狗的主人们,也扎堆在一起,闲聊。聊的话题,自然也都是关于各自的狗狗的,比如喂什么食,怎么训练,有哪些趣事,如数家珍,永远也讲不完。草地上没有路灯,远方的路灯和小区的灯光弱弱地照过来,在昏暗的光线下,几乎看不清对方的脸,因此,我一直怀疑,我们否真正认识。但只要狗狗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几条狗打架了,狗的主人们却能很准确地找到各自的狗,并将它们拉开。

并不是每天,大家都会到草地上遛狗,下雨了,刮风了,天凉了,来遛的狗,就会很少。我家花花因为活动量大,所以,我都会尽量带它上草地溜溜。和花花一样坚持每天来遛的,还有两条狗。一条是金毛长狮,它特别喜欢吠叫,只要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它就会吠叫不已。长狮妈无奈地说,儿子今年要高考了,每天晚上都要复习到很晚,长狮的叫声,会影响儿子,所以,才不得不每天将它牵出来,以留给儿子一个清净的环境。

另一条常来溜的狗,名叫铁霸,是一条凶悍的威马拉那犬,来遛它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我们一直以为她是铁霸的主人,所以喊她铁霸妈,她却用很浓的方言难为情地告诉我们,她不是狗主人,她只是一个保姆。每天晚上七点,她会准时第一个带着铁霸来到草地,又总是遛到很晚,最后一个离开。我好奇地问过她,为什么要遛这么长时间?她犹疑半响,告诉我,主人家每天晚上,都会有很多客人,而铁霸太凶了,怕吓着客人,所以,主人才让她将铁霸牵出来遛的。后来听另一个遛狗的人说起,铁霸的主子,好像是一个什么局的领导。原来如此。狗狗背后的世界,也挺复杂的呢。花花已经养了一年多了。有时候,牵着花花在路上行走的时候,迎面碰到的陌生人,会冷不丁突然停下来,注视着花花,然后惊喜地喊起来,“这是花花吗?真的是花花吗?都长这么大了啊!”花花会好奇地嗅嗅他。我不认识他,看样子,他也并不认识我,但他认识我们家花花。驻足一聊,果然是曾经也在草地上遥过狗的人。

去草地溜的狗,一茬一茬;去草地溜狗的人,也一茬一茬,生活就是这样,不重复地继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