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宠——怀念那只叫念念的博美犬

养宠——怀念那只叫念念的博美犬

老宅,老人,老狗。夕阳,晚霞,枯树。当然还有一个老伴儿。

这样的景致,能入画。

读《清平乐·村居》时,心里不由想,辛弃疾到底是牛人一位,短短四十几个字,就把村居图景描绘得其乐融融。“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媚?”

这对翁姐喝着闲酒,拉着家常,看着“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一切都是现世静好。走过宋朝,乡村也是宋时的模样,传统村居的闲淡生活,隐逸在寻常巷陌的寻常人家。

生活需要有另一半来陪,才显得快乐。陪伴,有时候是一种被需要。

但人的陪伴,需要距离。就如最亲密的爱人,也不会时刻把你挂在心头。但是,最亲密的爱人,总会给予你亲密的陪伴。人生,从来不是一个孤单的旅程。

只叫“念念”的博美犬就这样在我家安家落户了。

念念,所以起这个名字,来源李白的“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以诗为证,两情既在久长时,还在朝朝暮暮。
念念不让我闲着,也不许我迟醒。它蹦上我的床,在我身边转悠,头蹭着我的胳膊,嘴里不消停地冲我“汪汪”:快带我去散步,天色多好呀,我要出去兜兜风。

漫步河堤,晨雾中,垂柳下,走几步就会遇见遭狗的行人。

享受着一天中最清新的空气,由一只小狗在前面带路。

身边,不时会有早起锻炼的人路过。人人脸色淡定,态度安然,这绝对让匆忙赶早班的人羡慕不已。

随处走,穿过小区的路,来到河边。一条再有名气的河,也不可能处处都是风景宜人。一条普通的河,也有其独特的风韵。我用手机拍了无数照片,是有关念念的:它张牙舞爪逗着草丛中的蟋蟀。它咬着自己的尾巴打转转。它在朝阳下被金色的光笼罩,那双黑豆一样的眼睛,充满快乐。

或许此时,在街边,在河畔,在堤旁,那悠悠的人和闲散的狗,倏地成了不约而至的风景。也能入画。

据说,在路上走得越慢的人越有文化。他们在深思,他们在寻找,他们在发现。那必然该有值得放慢脚步去细品的东西。晨风里的狗,人模狗样地跟着主人走着。有的憨头憨脑,有的活蹦乱跳。

狗对人的亲,是凭直觉的。

陌生的人与陌生的狗之间,也有一种传递方式。对着行人摇尾巴的狗,必是看到了那个行人心中的爱狗之情。

这是我喂养狗的经验之谈。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这是《凤求凰·琴歌》里的诗句。念念大抵也算得上美人,邻家一只男犬,像个文艺小青年,整天围着念念转悠。

它们碰到一块儿,就热闹起来。追与躲。再追。

青草地上,两只白雪团滚在一起。与不曾多言文青狗的主人,相视也会问好,慢慢就成了朋友。

因狗而为友的,说不尽的都是关于狗的话题。

它们穿上超人的小衣服,斗篷披在身上,帅呆了。

有时也会穿着小马甲。别以为换了马甲,人家就认不出你了。

——哟,这是念念嘛,又换新装了?

——来卡呢?还在追求念念吗?情敌出现,那是只京巴犬。毛挺长,小嘴与脸成一平面。这样可不行,生的孩子就串种了。

主人说着笑着,犬儿们也在摇尾示好。

青春正好,岁月无恙。垂柳,河堤,姑娘,雪球一样的狗,何尝不是一幅小生活、小欢喜的风景?

狐狸一样的念念,狐狸一样的聪明。它总高傲地扬着头,不给那些犬儿争宠的可能。它的眼睛里,只有一个身影——那就是主人。

上班离开时,它趴在阳台上,一直彼此相望,直至不见影子。

下班回家,它第一个迎接你,围绕着你的脚边跳着舞,非要一个热烈的拥抱不可。学会坐立,学会立着行走,学会听口令。

网络上有义犬救主的故事,也有导盲犬引领主人、充当主人的拐杖和保姆的故事。这些都不是传说。它的生之信条里,守着一个词叫等待。

它的生之信条里,还有一个词叫无条件信任。

从念念身上,我才知,有一种牵挂无处不在。它能给你的,是温暖,是快乐,是忠诚,是无畏,是简单。

它走失后,我寻找了许久,未果。

念念带来的那些欢乐以及留在心底里的思念之弦音,无声无息,出没在心底,让人在某一些时间无法呼吸。

别离是淡苦的水,孤独是一匙咖啡。我把相思煮得浓浓,品你留下的支离记忆。

那次你离开我,是风,是雨,是夜晚;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

从念念开始,告别单调的市井生活,为自己重建一种清新持久的意境;从念念结束,为自己拾回另一份没有依赖、独立而健康的生活方式。

宠物再也不敢养。

而心底却常细细思量,等鹤发满头时,儿女长大后,老宅里还会有一只叫思思的犬,伴我一起重拾念念带来的那些快乐时光。

宝贝佩特(baobei.Pet)爱宠网猫猫狗狗养宠知识分享,有爱有温度!如果文章对您有所帮助,记得收藏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