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骂大帮忙

小骂大帮忙

我爹很早以前就跟他几个“损友”一起,为热衷褒贬丈夫的女人们做了划分:一类是“夸夫派”,一类是“骂夫派”,还有一类是“小骂大帮忙派”。我们试着把周边的人归了一下类,基本都能囊括,所以一直视此分类为经典。

后来我逐渐发现,当妈的对自家孩子的褒贬,也能大致归为这三种类型,即“夸孩儿派”“骂孩儿派”和“小骂大帮忙派”。

再后来,和猫友聊天,我又发现,对自家宠物的褒贬,依然能用这三类概括。

三者唯一不同的,是比重问题,主要体现在“骂派”上。骂夫的人最多,骂孩儿的少,骂宠物的,更少,或者说,鲜有。

我思付,骂夫的女人多,是因为让女人失望的男人多,换句话说,女人对男人寄予了过多的期望,因而也收获了过多的失望。骂孩儿的女人少些,因为虽然对孩儿的期望不小,未达到期望的也不在少数,但好歹孩儿身上有自己一半的基因,骂孩儿意味着有一半是骂自己。骂宠物的更少,很明显,因为宠物就是用来宠着的,压根儿没啥期望。

我爹将我归为“小骂大帮忙派”,我自己也认可,一是家风如此,二是我觉得也就这一派技术含量高点。要骂得淋漓有趣,忙帮得不露痕迹,是需要些修养和技巧的。三派当中,我认为“夸派”技术含量最低,绝大多数的“夸派”都是没有智慧没有悬念没有起伏,像是只有甜点没有咖啡的下午茶,就一个腻字。但是如果在同一水平上比较,“夸派”还是好过“骂派”,起码不会造成情绪污染。

我家猫爸也欣赏这三派之说,并为我的“小骂大帮忙”而沾沾自喜,但他不认同我对

夸孩儿派的贬损,他说:你们总嫌人家夸孩儿的人不理智,我听你们猫友之间没完没了地说起猫来,夸张加肉麻一样不少,水平也没多高啊!

我不服气,辩曰:这两者有本质的不同,其一,我们没私心啊,猫不是我们生的吧?

况且我们当中大多数人养的是流浪猫;其二,我们不是出于炫耀吧?那是人类对动物的一种关爱、认同和欣赏;其三,我们的故事够妙趣横生起伏跌宕吧?光是猫与我们的相遇就比怀孕生娃有意思、有悬念得多;其四,我们的表达很科学很客观也很有理性很有素质吧?因为我们往往超越了人类自身,我们的视野和视角与夸孩儿的大不相同。

此番争论发生在几年以前,那之后没几天,我在一家服装店巧遇一个网上聊过但从未见过面的猫友,对上暗号我们惊喜不已,随即进入状态,从你家猫我家猫到他家猫聊得昏天黑地,分手告别时,她突然说:哦对了,你知道养了十一只猫的那谁谁吧,她家老大病得很重,她看了好多医生,都没办法,她不想放弃,还在到处寻找治疗办法,唉,真是煎熬啊!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我也很难过,安慰道:好在她家还有十个孩子呢。猫友瞪大双眼说:那可不一样,这只,是她的亲生儿子啊!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亲生猫”的言论,所以惊讶程度略高,联想到猫爸的态度,当下决定此话无论如何不能向他转述。如今几年时间过去了,我家的猫去去来来,乐儿虽多,讨嫌的事也不少,我“小骂大帮忙”的演技因而越发纯熟,猫爸对此早已置若罔闻。二0一四年五月底,我家小白阿姨亲手从汽车发动机里救出来了小奶猫小笼,共历惊险外加从小带大,自然在众猫之中多了一份宠爱,于是小白在我们嘴里便成了小笼的“亲妈”。

每当小笼肇事惹祸,亲妈立刻现身,小骂大帮忙。

小笼性拙,一直学不会用猫砂盆,隔三岔五地在床上撒尿地板上拉屎,至今恶习不改,作为亲妈的小白总是一边快手快脚地收拾,一边各种打掩护,实在躲不过去,就往身上揽责,检讨自己遇猫不淑,给我添堵。但她拒不同意我关于小笼的弱智之说,她的解释是,男孩子发育晚,兴许一岁以后就好了。有一次小笼当着我的面在地板上方便,亲妈见状很夸张地大声教训小聋子说:跟你说多少遍了去厕所怎么就不听呢,明天再这样,我就不要你了!我逗她说:别明天了,今儿就扔了吧!小白说那不行,也许明天奇迹就出现了呢!

有一天回家时撞上小白抱着被亲儿子尿湿的床罩下楼,我故作温怒状,她带着抱歉的表情说:我刚才打这小子屁股了!见我没作声,她又说:小笼尿归尿,可它的尿跟别的猫不同,一点儿躁味都没有。

我忍不住笑,说:果不其然,你真是亲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