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报恩

猫的报恩

家里一直养猫,幼年的记忆也是有猫的陪伴,它是不可或缺的家庭成员。我喜欢猫慵懒自足的性格,更宠爱它慢条斯理的情调,直到那只猫的到来,我才知道宠物不只是简单的喜爱,更有份情深义重的感情,特别对老人十分重要。

最初,它小得如同一团白棉花。我用一个小盒子装着它走进家门。那年高中毕业,同学家的猫产下几只小崽儿,由于准备搬迁无法全部带走,就让我抱养一只。我没有拒绝,想着家里正巧也要养猫了。奶奶是个热心肠的人,喜欢小动物,定会善待它。于是,在颠簸的公交车上,我抚摸年幼的猫崽儿,心想着“你来我家可算是赶着了”。

奶奶给它取名大白。年幼的它是奶奶不能割舍的惦念。大白的饮食全是奶奶照料,它会走到猫碗旁按时报到。如果奶奶在床上躺着,没有及时为它准备,它则毫不客气地把奶奶的鞋叼到存放猫粮的柜子那儿,然后再转头冲着奶奶叫唤……渐渐的,奶奶与大白,谁也离不开谁了。

一切日常行为,奶奶的身边总是有大白如影相随。奶奶对一只猫的照顾,也许是要打发一天没事可做的无奈。但我知道,自从爷爷去世后,自觉老了很多的奶奶,再没有什么精神头,去关照哪个子女是否过着幸福的小日子了。“别人的生活那都是别人的了,而一只猫在你家里,一待就是一辈子。这就得好好照顾它,才不屈它来这世间走了一遭。”这是奶奶常说的话。大白围绕奶奶与她逗乐,也算它对奶奶给予疼爱的回报了。

年迈的奶奶对于正在成长的生命,理解和心态有了变化,不仅仅只是养了一只猫而已。想起奶奶与大白曾经的种种,更使我体会到奶奶的孤独,其实并不想被人察觉。大白曾经走丢过一次,奶奶心疼得几天没有睡好觉,找过不少地方,担心它会没有生存能力。“不回来也好啊,只要能活下去。”她没想放弃,只是那几天常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可当大白突然从窗户跳进来,满身脏兮兮的,一下子跳到奶奶的怀里时,奶奶却说:“你这个没良心的大白。”

日月交互,时光匆忙。大白对奶奶的感情也是见得着的好。冬天,奶奶要去医院治疗调养,常常要在医院里度过春节。这让她经常自责,她觉得自己的不适给全家带来了影响,也包括那只常伴左右的猫。它会走遍家里的每个房间,上蹿下跳,不时发出悲戚的叫声,我知道这是它的不安,是它找不见奶奶了。每晚它都睡在奶奶的床边,奶奶不在的时候,也照旧在它的那一小块儿床边上蜷缩,盼着她回来。持续的不安,等接回奶奶的时候,它会一下子跑进屋里蹿到奶奶身上。就这样,一个虚弱的老人,怀抱一只正在撒娇的猫,我爱上了这个画面。

可是,终有告别的时候,人与动物之间也是如此。当大白的蓝眼睛已不再像从前那样清澈,有浑浊的薄膜阻挡住它的光辉时,我知道,它老了,该离去了。想着它在我家度过的一辈子,想着它成长的十几年的光景。还有,我想起那个送它给我的同学,他的名字,他的脸。它挣扎着从地上晃晃悠悠地爬起来。脖子靠在我的脚踝处,用脑袋在我的裤脚边慢慢地蹭了几下,又走到奶奶身边同样蹭了蹭,叫唤了几声,便在奶奶身边倒下。这时它已经等到了奶奶。之前的几日,奶奶在医院,又是由我来照顾它,只觉得它的状态只是老得不爱进食行动缓慢,并没意识它会死去。或许它早已知道自己的归处,可还是要在痛苦的煎熬中等待要等的人。

奶奶唤大白的名字,苍老的声音是对它的不舍。她表示以后可能不会再养猫了。我本想将大白送去宠物医院,可奶奶却递给我一个大口袋。大白已经死了。她转过头,擦了擦眼泪。

狭长的医院走廊,灯光清冷惨白。病床上的奶奶,行将就木的身体如同老树枝一样干枯易断。手背上的淤青处,继续有针头在安抚着她。身边的子孙,这时的嘘寒问暖想必也不及针头给她带来的感受真实。我上前与奶奶聊天,说:“我不可能再当您的拐杖了,因为您已经够不到我的头顶了,那您还会给我讲故事听吗?”

我一直记得奶奶的往事。即便她总说现在太老了,什么话也都讲不清了。可我还会一直记得她与爷爷走过的路。提起这个给予她诸多苦痛,却又一生无法释怀的男子,她的笑容,总会出现年轻时的力度。那是怎样强大的力量,让她回忆凄苦岁月时,充满笑意。最美好的光景,他们用尽气力,养育众多儿女。看着儿女成人,饱经风霜的心才会得到些许欣慰。

人的一辈子,有太多说不完的话,断不了的情。可这一辈一辈的,路还得走,情也得断。奶奶常说:“在家孝父母,何必远烧香……”有时我想,做个冷酷无情的人也好,可以在听到动容伤怀的话时,不近人情地笑出声来。自然也就不会在奶奶百年之后,不知如何是好。

黑白花色,身体轻柔。褐色眼睛,杏仁般椭圆。胸脯前的大块伤疤,吸引奶奶的注意。我告诉她,是被热水烫伤了,原来的主人才不再喜爱它。奶奶接过它,不时咋舌,连连说遭罪。

奶奶怀里的小猫,眼神虽然无助,性格却格外活泼。决定带它走一程,毕竟来到了这个世上。它的小爪子紧紧抓住奶奶,也许知道她是个好人,就对它无法拒绝。奶奶说:“你看,这不是咱家的大白又回来了吗?”

夜晚,房间里充满诡异月光,照在奶奶身上。电视机声音嘈杂,我坐在床边,看奶奶给花猫擦身子,它躺在奶奶怀里,亦是慵懒舒坦。放它去睡觉,可硬是赖着不走,也许还想再与奶奶相处一会儿。我看到奶奶将它抱得更紧了。这一刻,突然觉得这是多么深厚的爱。

多年前,想必奶奶也会像抱只小猫似的抱过我。可我现在不可能是只猫,谁对我好,就要向谁撒娇。也许一直是我们忘了拥抱,又不好意思去表达存在我们心间的情分。所以子孙造成的疏忽,才让奶奶看见她的苍老,自认为成了个不再被人需要的人,才有好多话都要讳莫如深。而身边的一只猫,则成了她最好的诉说对象。作为后辈,该怎样偿还长辈的一世恩情呢?如果继续沉默,恐怕永远也抵不过一只猫。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